那曾搭救我的 神

我在二十多岁时才认识主耶稣基督。 想起从小的日子,我禁不住在心里问主说,主啊,回想我这一生,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身边那为父的栽培呢? 好像我所得的都要费比别人大很多的努力,得全靠自己,还要绕更多的弯,才能获得。

我小时候是自己在野地里到处乱跑长大的。这不怨父母,因为那个时候的生长环境就是如此,好像安全无忧,自由自在,充满童趣。

在那个不认识 神的时代和社会,父母除了给孩子们提供生活基本所需,并没有太多可以再给的。所以我从小没有领受过太多智慧的栽培。

在学校里,从小学到研究生,也不觉得曾遇到一位让我很敬仰的老师,给我很多豁然开朗的启迪。似乎一切都是我用力自己琢磨。

信主之后,刚刚有些被开启,开始从年长弟兄们身上尝到些父辈似的供应,就由于学业而离开了最初聚会的地方,到了另一个地方。后来又到另一个地方,然后又到另一个地方,就是现在这里。一路上虽然主恩满溢,弟兄姊妹恩爱无比,但却总觉得像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身边没有父辈的爱护和指引。

但圣灵提醒,告诉我 父神从来都在关切我,保护我,搭救我。在我还根本不认识 神的时候,神就一直那样。

再想想我幼小时的经历,我就必须承认这是事实。

小时候,我有一次搭便车 (好像是父亲把我交托给了一个他认识的卡车司机)。上路后出了车祸,我们的车翻倒在路边,被一棵大树挡住。

要不是那棵树挡着,车就会掉到路边的渠里,车上的几个人都会丧命。

我不记得车是如何离开道路,如何翻倒并撞到树上,也不知道自己如何从车里出来的。只记得我出来后趴在路边,处在一个奇怪的“游离状态”,不像是当事人,倒像是傍观者目中无其他人和事,只是静静地看着那辆翻倒的车。
那一刻我与无限和永恒发生一个关系。我那时虽不明白,更不知如何表达,但那一刻的思想被凝聚而沉淀,永恒在我生命中一闪而现。 

是 神搭救了我,并且在预备我的灵魂。那时的我并不认识祂。 神把那个得救后的时刻拍下一张照片,留在我记忆中。

大概十岁时,我暑期自己跑去县城到我父亲那里去玩。 

那时父亲在县城工作,而我们几个孩子和母亲一起在乡里。到了假期,我就自己步行到父亲那里去。

快乐的童年,在小县城里又是别具风味。 

但一天早晨,忽然父亲说他要马上去一趟老家,说小妹妹病了。她是跟奶奶去老家探亲。父亲要自己去看小妹妹,不带我,叫我自个回家到母亲那里。

从县城到家大概20里的路,我刚学会了脚踏车,就踩着成人脚踏车上了路。那时我个子太小,根本上不了横梁,坐座位就更不用提了,就在三叉里踩着走。 

那本来并不是一件值得记忆的事。因为那时候,好像根本就没有吃苦和危险的感觉和意识,那么一点艰难,应该是过后就忘记的。并且,那是一条我在那之前更小的时候都自己步行过的一段熟悉的路,现在还有了脚踏车的帮助,又何谈艰难呢!

然而那天却永远留在了我的心中。

那一路,那样地踩着脚踏车,在上行的路上吃力地踩踏,身旁频繁有远途的运货卡车几乎贴身而过(因为路很窄)。 

那轰然来,又轰然消失的声音和气流。

但那天我感到最强最大的,并不是一路的艰辛,也不是过往车辆的危险,而是一个莫名其妙的阴影,一直笼罩着我。我当时不知道那是什么。

后来我才知道,我那四岁的小妹妹因为患了疟疾而离开了世界。我在路上的那天,她就没有了。

小妹妹没有了。 她那时大概4岁。她是不光全家也是所有亲戚朋友公认最可爱最巧嘴的孩子。

我记得那时我心中更多的是无助,困惑和惧怕,而不是明显的忧伤。看见母亲哭泣,我也让自己忧伤哭泣,觉得那是我唯一能够安慰母亲的方法,然而我的忧伤虽然是真实的,却并不是那时最占据我心的。

占据我心的,是那天在那20里的公路上我所经历的那个阴影。

在那个阴影下,我和外面这世界原有的天真关系破裂了。如果那个阴影再回来,我就不知道如何生活。

但那个阴影却从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而从我生命里消失了。 

那是死亡的阴影。

我受了一个我所不认识的保护。或者更准确说,我不认识的一位 (神)保护了我。

直到我认识了这位 神和曾为我舍命的主耶稣,才知道是爱我的 神自己一直在保护我, 尽管我多年不认祂,一直以为一生是靠着自己过来的,祂却认我,没有厌弃我

“就是一生牧养我直到今日的 神, 救赎我脱离一切患难的那使者。。。” 创48:15-16  。

原来我的 神早就认识我。

“因为祂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祂儿子的模样,使祂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  (罗 8:29-30)

主耶稣啊,让我任何时候都不要不认你。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