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灵的主权 The Prerogative of the Holy Spirit

圣灵按照祂的主权(The Prerogative) 在基督身体里运行。

使徒行传就是圣灵工作的记录和印证。行传6章是一个例子。那里教会先出现需求,然后就设立职事,而具备所需恩赐合适担当职事的人,早已被圣灵预备好。众人按着圣灵的带领往前,基督的身体得以建造。何等样的见证,显明圣灵的大能。

但由此却会有这样的争论:恩赐、职事、功用的关系到底什么?实际上发生又是什么顺序?是先有恩赐,就按照恩赐设立职事,然后从职事里产生功用(功效)呢,还是先从需要的功用出发,设立职事,再按照职事的要求来寻找合适的恩赐?

我们这样问,常常是希望找出一个公式来。但这是我们人的思维!

就着恩赐、职事、功用之间的关系,保罗的书信多处提到。 林前12.4-6是一个例子。那里说到恩赐、职事、功用之间的关系。具体,恩赐 (gift, charisma) 以圣灵为首,是为了配合职事(ministry, diakonia);  职事以基督为首,是为了实现身体里的功用;而功用(workings, energema) 更准确是“功效”,则以 神自己为首,是 神工作的目的。

职事是恩赐的判断标准,功效是职事的判断标准。恩赐若是不为着以基督为首的职事,不是真恩赐;职事若没有实际属灵功效,不是好职事。

但圣灵的工作却不是拘泥于一种形式和一个公式。我们是何等容易落入教条,不知不觉的限制圣灵。

圣灵降下来,今天在地上工作,在基督的身体里运作,有祂自己完全的主权(prerogative,这是圣灵对内的主权,和 sovereignty 即对外的主权相应)。

让我们伏在 神大能的手下,让圣灵做事。

我们在行传6章中那里看到的,是圣灵大能和主权见证,而不是所谓的规矩和规条。

如果是一个简单的规条的话,那司提反和腓利随即就犯了规条,因为他们是被按立服事饭食的,却不仅当了那个职事,还同时被圣灵充满,行神迹,传道,先知讲道。

但使徒们没有因此觉得他们使徒的权威被冒犯了。 他们甚至连猜疑、争议的迹象都没有。

并且实际上司提反和腓利所做的,还不仅仅是被圣灵许可,而恰恰是圣灵刻意要做的工作。尤其是司提反,圣灵藉着他,将 神的目的和工作向着犹太人做了致命性的陈述。 他绝非是为自己辩解,而是将 神的意思向着犹太人全然摊牌,让其抉择,为基督刚刚出生的教会即将和犹太教完全脱离铺垫了基石,开通了道路。

司提反殉道,保罗(那时还是扫罗)在一旁看着,圣灵向着保罗的心做见证,一直不停地见证,直到他在去大马色路上被光照,成为基督特派给外邦人的使徒。

这一切,圣灵不仅没有咨询使徒,后来连保罗自己也没有咨询使徒。

这里的意思不是说我们可以不顾别人,只要按我们以为是圣灵的带领做事就行。绝对不是!主在保罗身上的工作有其特殊性。谁像使徒保罗那样接到主自己那么直接、那么强烈、那么明确的启示,以至于可以对所领受的完全有把握呢?

这里是说出在基督身体里圣灵的主权 (prerogative)的原则,不仅不容人为规条的局限,就连主自己亲自所设立的,也是为着他荣耀的旨意尽功用,不是为着成为一个用来限制 神工作的规矩。

难道使徒们不是主亲自设立的吗? 但主越过当时设立的使徒们而行动,不是对使徒的一种否定(这又是人的天然想法,我们的自我是何等容易被冒犯)。圣灵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着建立基督身体,不是为着照顾某种次序。明白 神心意的人,也都是如此行。

那时众人全都伏在圣灵手下,不顾自己,不拘泥于形式规矩,全然为主所用。圣灵在基督身体里自由运行,没有猜疑,没有争议。

圣灵的主权 (prerogative)是基督身体运作和被建立的绝对前提。任何时候,人试图用任何道理、讲论、规矩来局限圣灵(表面上是为了局限人,但实际上是局限圣灵),都会导致对基督身体的伤害。有时候这些道理、讲论、规矩会带着极大的迷惑性(不一定是倡导的人故意要迷惑人),因为听上去非常属灵,并且名义上是“只为建立基督身体”。

没有圣灵的大能,就没有基督身体的健康。正如一个人的身体是靠着头的中枢以及肢体的服从配合,不是靠着某些肢体充当或扮演头的角色。基督的身体也是如此。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