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未记第十一章 Leviticus 11

利未记第十一章本该是接著第九章的,但在第十章中我们却看到发生了亚伦两子因献凡火被耶和华击杀的事。亚伦子孙侍奉圣职的第一日, 带入了耶和华的荣光,但也显明人天然本性的败坏。

那日耶和华晓谕亚伦说:「。。。使你们可以将圣的、俗的,洁净的、不洁净的,分别出来。。。」 (利未记10.1-2)。

耶和华要祂的百姓从死亡和不洁的世界中分别出来。这是 神的心意。若没有第十章的悲剧,我们会以为这一切的洁凈与不洁凈,可吃与不可吃的吩咐,或许是 神挑剔的嗜好,或是用来限制祂百姓的手段。但现在我们看到这是关乎生命的大事。

神就是要分别。分别是 神在地上工作的开始。起初那混沌的世界也是靠 神的手分开得以恢复为生命栖息之处(创世纪 1.4-7)。亚当犯罪之后,神在亚伯和该隐身上的工作,到诺亚又到亚伯拉罕,再到带雅各全家出埃及,其中一个突出的中心思想就是分别。没有分别就没有生命;没有分别就摸不着 神的心意。在利未记这里 神定意要祂的百姓明白,他们得以维持与 神和好的生命,其必要条件就是分别。

而在旧约民数记这里的一切,又都是影儿,为著要表明将来在耶稣基督里的实际。

所以看这一章的经文,我们的心必须先被圣灵说服(convinced),承认(confess)我们就是要分别,我们必须分别,分别洁凈的与不洁凈的,分别死亡和生命。 我们分别才能存活。我们分别是向著罪死,活就是与主联合。

清楚这个出发点,我们才可接下来询问 神到底是如何样的分别。 若我们如此问,我们就进入这一章神的话的含义之中。

几个事实要点:

(1) 神的话所分别之物涵盖地上,水中及空中;神又特别提到那些有天地混合属性的, 以及那些不仅在地上并且是紧贴在地上的爬物。

(2) 神的话区分活的和死的。

(3) 神关乎分别的话总是凡物分为两类,并非五花八门,就是可吃的与不可吃的,或洁凈的与不洁凈的。

(4)虽然 神只是用这些物代表背后属灵的实际,神对各物的划分和选择并非是随便的,而是与每一物的本性及习性有关。

本章内容的分段:

1. 走兽中可吃的(第2-8 节)

凡蹄分两瓣、倒嚼的走兽,都可以吃。必是既蹄分两瓣、又倒嚼的,才可以吃。分蹄也不是任何的分法都可以。一是蹄必须分为二,不可是叁或更多;二是蹄必须全部分瓣,不只是分开一点。

蹄是行,讲到与外面世界行动的交涉,嚼是吃,讲到从外面世界能量的摄取,这两样涉及一个生命最主要的两个特征。今日我们属灵的生命也是由这两样来区分的。

2. 水中可吃的(第9-12节)

凡在水里、海里、河里、有翅有鳞的,都可以吃。这里翅关乎水中之物的行动(如何游,朝哪游),鳞则关乎与外面世界的界限和区分。

3. 飞行动物中不可吃的(第13-19节)

有关飞行动物没有定规一个一般原则,而是一一举例不可吃的,也说明凡没有提到的都是可吃的。 但所列举的一般或是掠夺性的捕食鸟类 (雕、狗头雕、红头雕、鹞鹰、小鹰与其类),食腐类,孤居的,以及夜行的(如蝙蝠)。

注意,虽然在圣经译文中,飞行动物被翻译为 “雀鸟”,但圣经中对动物的分类不是从现代生物学的角度看的,而是照着其生活形态分为四大类:地上行走的,水里游动的,天空飞行的,和地上爬行的,其中都有对应的属灵含义。因为这个原因,蝙蝠虽然按照现代生物学分类并非鸟类,但在圣经中却被列在 “飞行动物” 中。

4. 凡有翅膀用四足爬行的物,都不可吃,除了例外(第20-22节)

有翅膀却用四足爬行的, 是貌似属天却在地上爬行的。只是有足有腿,在地上蹦跳的,还可以吃.

5. 各类中可憎的或不洁凈的,死了不可摸的(第23-31节)

这些死了不可摸的,与不可吃的有些类似,但不尽一样。比如水中的物和雀鸟就不在此例。

6. 物件因死物的沾染(第32-38节)

7. 原本可吃的,死了不可摸的(第39-40节)

8. 凡地上爬物,都不可吃也不可沾染其污秽(第41-44节)

这些地上的爬物,就是那些用肚子,四足或多足爬行的,它们不仅是在地上,属地,并且是紧贴在地上,连那些用足立起在地上行走的还不如。这些尽都是可憎的,不可吃的。

9. 总结(第45-47节)

神要我们圣洁

「我是把你们从埃及地领出来的耶和华,要作你们的神;所以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利未记11.45。

“所以要圣洁”!我们难道还要其它理由吗?难道不是祂把我们从埃及地领出的吗?

献祭和生活

这一章中的圣洁有其独特含义。如果我们只看到前面有关献祭的规定,也许会以为人的圣洁只取决于他献祭的活动:祭若献得对,人也就正确了。但耶和华在利未记十一章中明确把 神儿女的圣洁与他们平时所吃所摸的关联起来。这里看到,人的洁净是从献祭得来的,但却是在平日生活中保持的。今天也是同样,一个基督徒的圣洁,源于主耶稣的牺牲,但这个圣洁却需要在平时的生活中得以保持。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一个犯罪的人可以靠著献祭得赦免,但一个原本污秽的人却无法靠著吃或摸洁凈的物得洁凈。反倒是一个原本洁凈的人会因著吃或摸不洁凈的而染了污秽。今天也是同样,一个没有被基督宝血洁净的人,不可能因为自己努力生活清洁而成为洁净,但一个已经被基督宝血洁净的人,却有可能在生活中遭受污秽(因此必须在悔改中靠宝血再次洁净)。

新约的圣洁

今天,我们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就肉身的食物而言,神已经洁净了万物。

” 我凭著主耶稣确知深信,凡物本身没有不洁净的。。。” 罗马书14.14。

新约圣经中说 神已经让万物都洁净,是针对于旧约的律法而言的。按照律法,不洁净的食物或物品使人的生命污秽。但在新约中,我们已经不在这个律法之下。具体来讲,对一个已经在基督里被洁净的人,他不会因为吃了按照旧约律法不洁净之物而失去属灵生命的洁净。

但这是一个属灵的原则,而不是给人有关饮食健康和卫生的指导。若有人担心吃了什么不洁净的东西会污秽他里面的生命,这是信心软弱的表现;但若有人以为无论吃什么东西都不会对身体有伤害,却可能是一种无知和狂妄。这两者是非常不同的事情。后者不是 神的话所着重的,因为 神的话是给那些寻找生命的人的,而那些希望在圣经中寻找饮食学问的人,却会错过 神的话的灵义。

圣洁是 神对祂儿女一直不变的心意。属灵生命中的圣洁与分别,是新生命的一个本质特征。

正如献祭对应着今天我们对基督牺牲的认识和认同,利未记中的 “吃和摸” 对应着我们平日的生活。前者是我们与 神的关系,而后者则是我们与世界的关系。献祭关乎我们生命的根基,而 “吃和摸” 则代表我们生活中一大部分。

今日,吃和摸指的并非眼见的食物及物件,而是指我们人和心与世界的关系。“凡入口的,并不污秽人,惟独从心里发出来的,这才污秽人” (马太福音 15.17-19)。

圣洁的前提是分别,而分别的前提是区分。如何区分,旧约是按照律法的吩咐,而新约则完全按照圣灵的恩膏在新生命里面的带领。这恩膏是真的 (约翰一书 2.27)。

让我们在关乎新生命的事上谨守圣洁,但这圣洁是 神先在基督里赐给我们的,要我们守住,而不是因我们谨守一些规则就从我们自身生出圣洁来。在这个基本点上,我们岂能糊涂!有人说,如果基督徒也要在生活中守圣洁,那我们和其他宗教有何区别? 对这样的问题,基督徒常用我们谨守的方式和具体内容和其他宗教不同来做分辨。这方面是真的,因为的确有很大的区别,也可以举出许多重要的实例,但是却忘了这背后最根本的区分:我们所属的圣洁,是从基督的牺牲(献祭)里得来的,而其他人所守的则是从人的思想里出来的。并且我们能守住,靠的也是圣灵。

这是信与不信的区别,是新生命和旧生命的区别。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