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第一章读经笔记 Romans 1 study notes

罗马书目录    概要    下一章

福音的来源和性质

“耶穌基督的僕人保羅,奉召為使徒,特派傳神的福音。”罗马书 1.1。

这传福音的人,是保罗。他传的是 神的福音,不是他的学问和思想,也不是他个人主观的信仰,也不是他所继承的宗教。是福音, 好消息。他不得不传,因为他是耶稣基督的仆人。主人要他传,他做仆人的就不能不传。

人都喜欢别人“发自内心”的话。这是对的,因为如果不是发自内心,或许就是不真诚的。但是我们也知道,仅仅是发自内心,并不一定是对的。福音要比仅仅是“发自内心”还要好,还要更真实。福音是“源发自圣灵,又经过人心出来”的。 福音既有主观的真诚(因为传福音的人不在骗你),更重要的是还有客观的真实(因为圣灵绝不失信)。

从前有个人,他在朝廷做官,结果因为某事而受了牵连。有一天他在家中等候消息,因为皇上要做一个决定,他的命运前途都系于此。那天前脚后脚来了两个传信的。先来的是他的一个至交好友,匆忙跑来,告诉他说他得知皇上要治他死罪,还要株连家人,让他尽快采取措施;就在他恐慌不知所措时,又来一个人,此人并非他的好友,甚至在朝中和他彼此有些争竞。但这个人进门就宣告他是来传圣旨的,并打开圣旨诏曰,正式宣告:虽有牵连,但念其父当年舍命保国护驾之功,此次尽都赦免。你说这人该相信谁呢?他知道他的朋友是绝不会骗他的。朋友说得句句都是真心话。但这朋友却是错的,真心错了。而眼前这另一位,虽然不太亲密,但却是受皇上差遣来宣告圣旨的。这里谁的信息更值得相信,难道不是一清二楚吗?

消息来源的权威总是比传达消息的人更重要。

福音正是如此。那个给你传福音的人,如果碰巧也是你完全可以信得过的朋友亲人,当然极好,但即或不是,他传的是可信的好消息,因为他传的是 神的福音,不是他的意见。这福音背后是天国最高的权威。

保罗是使徒、他是 “奉召为使徒”。注意不是 “奉召来学习作使徒”,而是“奉召为使徒 ”(“called apostle”, not “called in order to become an apostle”)。他被召,即成为使徒,像一个人被任命为某个职位,这任命不是一个建议,督促,而是职位的确定。这是一个神圣的召,不仅被召的个人知道,神的全教会也知道并接受。使徒的身份是向着教会发话的权柄。保罗在此特别强调自己奉召为使徒的身份,不是为了炫耀自己,而是为那些在罗马的弟兄姊妹们的缘故,让他们知道这信上所说的话,是出自 神和耶稣基督的,好让他们领受而不要疑惑。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保罗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到过罗马,没有见过那里聚会的弟兄姊妹。

虽然公开的引见是必须的,但如果没有圣灵亲自的推荐,使徒的话如何在耶稣基督的教会中被接受并传开呢?今天对我的心也是同样,我若听见了圣灵的引见,我就与福音有份了。若没有,我即使有些基本的信心,仍然会落在疑惑之中。感谢主,相信,这是圣灵的工作。

“這福音是神從前藉眾先知在聖經上所應許的,“  罗马书 1.2。福音不是忽然冒出的一个说法,或运动;这是在圣经(旧约)中藉着众先知所应许的。这个是有渊源历史的见证和延续,并且不是任意一个历史,而是一个唯一独特的历史,犹太人数千年的历史,即 神所拣选、自亚伯拉罕到耶稣所特意安排的历史。除了主耶稣和他的福音,这地上还有谁和他的话有这样一个见证 呢? 见证是事实,是历史,是背景、履历和业绩,是介绍信,是向人心引见的资格。那诚实领受见证的人有福了,因为这是 神工作和启示祂自己特有的方式,好让人不为那些人所发明的听上去深奥但却没有预先的应许、没有历史见证、没有圣灵的介绍信的教导所迷惑。

福音论到 神的儿子。 神的儿子!不是论到有关 神的某种说法、神学、理论、现象,而是 神的儿子。按肉身说,他是大卫的后裔,是旧约应许的兑现;按圣灵说,他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 神的儿子。

以大能显明是 神的儿子! 创造天地万物的 神有个独生爱子,但他跟你我有何关系? 神何必要向我们这些人显明祂的儿子呢?难道要从我们这些罪人羡慕的眼里得到一些满足吗? 不。这是为了我们。若不显明是 神的儿子,耶稣所做的就和我无关。他即使做成了救恩,我也与之无份。所以是为了你我的缘故才显明。

这个显明是非同寻常的显明。是用大能显明的。何等样的大能?从死里复活的大能。这宇宙没有任何别的能力比让人从死里复活更大的。人都以为爆炸所显明的能力最大,从火药爆炸,到原子弹,到太阳星球内聚变的能量,直到大爆炸宇宙的形成,几乎是无法想象的大能力。但实际上这些只是 神赋予一般物质的能量而已。这些不仅不是最大的能力,连第二大的能力都不是。这宇宙第二大的能力是创造生命的能力;然而还有一个能力比创造生命的更大,这就是复活的能力。这是因为,创造是从零开始的,而复活是从一个极大的负值开始的。复活是对死亡的否定,而死亡不是一个简单的无有。死亡是罪的结果,是一种特意、恶意破坏的结果。 死亡是一种积极的负能,不仅是一个消极的无能。

于是有人就说,我不相信!这不可能! 但要知道福音不是为了给你一个听上去合理的故事让你来欣赏一下;福音是来救你的,而你是个死人,唯有复活的大能才能救你。这天下人间没有任何别的能力可以救一个罪人死人的(使徒行传 4.12)。 你若是在寻找你看着可信的,那就到坟墓中去找吧,那里每个死人的故事都是可信的。

圣徒的关系

“我寫信給你們在羅馬、為神所愛、奉召为聖徒的眾人。願恩惠、平安從我們的父神並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 ”罗马书1.7。

为 神所爱的。因此 神才差派使徒向他们说话。不是来管辖、“征税”的,而是为着 神爱的缘故。

和“奉召为使徒”一样,这里是“奉召为圣徒”,不是 “奉召来努力成为圣徒”(“called saints”, not “called to in order become saints”)。奉召的人即成为圣徒,这是一种在生命里的身份。恩惠和平安将归于他们,这恩惠和平安不是来自某人也不是某使徒,而是来自父神和主耶稣基督。

“因為我切切的想見你們,要把些屬靈的恩賜分給你們,使你們可以堅固。”罗马书 1.11。想见他们,不是因为某种情结,而是因为有宝贝想分给他们,这宝贝是属灵的恩赐。

首先,这是恩赐,保罗也是从 神那里得来的,不是他自己制造的。其次,这是属灵的,不是属世的。再者,这个宝贝可以白白分给众人,并且凡接受的人都可以得坚固。这是 神的智慧,祂并不把所有的恩赐都照个人该得的一次直接全都分给众人。有些的恩赐是直接分给我们每个个人的,但有些恩赐却是由别人分给我们的。如果来分恩赐的是使徒,我们就该照 神的心意分取;即使是一个普通弟兄,如果他是符合 神的心意而分恩赐,我们也可以分取。这是 神建造祂家的方法。

“這樣,我在你們中間,因你與我彼此的信心,就可以同得安慰。” 何等的福气,在 神的家中圣徒可以因为彼此的信心同得安慰。这不仅是 神的许可,更是 神的心意,让我们聚在一起,可以因别人的信心得安慰,也让自己的信心成为他人的安慰。

“只是到如今仍有阻隔。”罗马书 1.13下。有阻隔。即使是完全符合 神心意的事情也可能暂时有阻隔。神有 神的计划和时间,我们不必因为一受到阻隔就开始怀疑我们所做的是否正确。允许 神的纠正,但也允许 神的时间。

“我都欠他們的債,”1.14下。要是保罗说他欠 神的债,就容易理解,但为什么他说他欠别人的债?因为有一样宝贝是 神托付给他要送给别人的。那福音的宝贝,对一个真正传福音的人来讲,不只是自己的宝贝,也是别人的宝贝,并且被暂时托管在手中。你必须送出去,不仅仅是因为你有仆人的义务要如此,也因为你明明知道若你不送出去,那该得的人就吃了亏,你就欠了那人的债。

不以福音为耻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1.16.  保罗知道“不以为耻”这句话的意思。他不是随便说说的。 保罗比大多数人都更知道个人的尊严和骄傲。

在耶稣把他自己启示给保罗之前,保罗比同时代的人都更出色,在学问上让万人羡慕。他逼迫那些跟随耶稣的人,是出自他宗教的热心 (而这在犹太人眼中为最推崇的)。在使徒行传中,我们得知 神如何在祂的智慧和恩典里,遇见保罗,将那个逼迫圣徒的魁首变成了福音的先锋。行传 9.1-18;22.3-21;26.9-18.

从那之后,这位曾追求并得到个人的卓越,拥有一个自己世界的人保罗,心甘情愿放下一切,做了主耶稣的奴仆(不是雇用的仆人,而是委身的,没有自由的奴仆)。保罗没有因此而感到羞耻。

保罗不以福音为耻,因为这是耶稣基督的好消息,而保罗认识的这位耶稣是主,万有的主。保罗对他所传的有信心,这信心不是建在人的热情和决心上,而在他亲身所经历的 神的启示上。

保罗为什么要特别对罗马人强调他不以福音为耻呢?因为罗马人是骄傲的,他们轻看福音。在那个时候(第一世纪的中后期),罗马的人很有文化。他们熟悉并推崇许多哲学家和哲学思想。罗马人为他们文化的世故老练、精深广大而骄傲。他们把传福音的人视为无知没有文化。

然而讽刺的是,罗马帝国却正在那老练精深的文化中很快死亡了。社会和人落在一个迅速的败坏之中,道德世风日见败落,到一个地步开始直接威胁到社会的稳定和可持续性。更讽刺的是,那些文化和哲学,其大部分原来的出发点都是要寻求社会道德和秩序上的卓越。

什么是道德?没有认识 神之前,我们一般以为道德是人所创造的一个概念,目的是为着规整协调社会,而道德的实施则是出于必要性。然而这种有关道德的实用定义不仅是不对的,而且是败坏的。许多认真思想的人,都在直觉里就知道,道德背后所指向的,是远比实用主义更加根本、更重要的。德国哲学家康德曾说,两件事让他震慑,一是头上的星空,二是人心里的道德律。 康德就是说出这点。

道德背后所指的,不是人随时可变的实用主义。人心中的道德律,其实是 神公义的一个反映 (reflection)。尽管是一个很不完善的反映,但却是直接相关的。神的公义,就着人的存在来讲,要求一个人面对创造他的 神有一个正确的站立地位,包括身份和状况 (righteous standing, 包括站立的地位和站立的方式)。 当人站立在 神面前时,人的道德观是次要的,也是次生的,因为道德观只是从人在 神面前站立的正确身份和状态这个根本的概念中导出的衍生概念。在 神面前站立的身份和状态是正确的还是错误,乃是一个被造的人的存在中最根本最重要的事,不仅今天如此,永远都如此。

古罗马的历史结局是众所周知的。罗马帝国在道德败坏中消亡了。发生在罗马的,并不是偶然的,甚至也不是少见的,反倒是人类社会反复重复的历史,不仅在个人身上,也在整个社会范围。

地上的人从历史中学到了什么呢? 就着道德和公义来讲,虽然知识在迅速增长,人在福音之外从来没有学到任何有用的智慧。

看见当今的时代,人当想起罗马!你知道你在 神面前站立的位置和身份是什么样的吗? 如果你还没有认识耶稣基督并接受他给你的义,你该为你在公义的 神面前的位置绝望般地忧虑,因为你所站立的,没有例外,是一个可怕的错误身份和状态,并且你绝没有能力靠着自己改变你在 神面前站立的身份和状态。你可以靠着自己的努力改变你在人面前的位置,但你无法靠自己改变你在 神面前的位置。

神的义在福音上显明出来

但是听保罗如何说: “因為神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是本於信,以致於信。如經上所記:「義人必因信得生。」“  罗马书 1.17.

福音不是来教劝你做好人,提高自己的道德标准。不是的。福音的核心是 神今天已经律法之外显明了一个真正的“义”。

请不要把 “义”当成一个用来修饰的形容词理解。“义”是一个客观的名词,是指一样客观的东西,一样你离开活不了的东西。 你可以暂时活着,但若没有 神的义,你无法在永远里活在 神面前,因为“义”的原意就是 “正确”,是指你整个全人、你的存在本身的正确性 (the rightfulness of your whole being); 凡不具备这个 “义”的,就是“错误”的,其中没有模棱两可,而 神在永远里是不会允许“错误”站立在祂面前的。

中文的 “义”字,在被简化之前很形象:“義”乃是“我”的上面放只“羊”。 这一方面说出“义”是 “我”这个人本身的一个根本状态,不是我身外一个与我无关或只是被我观察的、可有可无的事物。另一面也说出,没有被牺牲的羔羊,我这个人就称不了义。看来中国古人是知道一点“义”的含义的。

那 神显明的“义”的什么呢?按照福音,神的义原来是藏在一位里面,就是 神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里面;而在基督里的义,可以藉着信成为每个相信的人的义。换句话说,我们的义是耶稣挣来的,不是靠我们自己的行为挣来的。神已经用了最有说服力的方法显明这点: 人靠着自己无法挣来所需的义。人唯一的希望是谦卑来到主耶稣那里,凭着信支取他的义。把 “我” 放在那被杀的“羔羊”之下,就成了義(义)。

神今日并不要求人为了换取救恩而照着某种方式表现行为,而是要求人藉着信来支取耶稣基督的义。罪人是靠着信基督而得救的。

福音真正的含义常常会冒犯一些人,尤其是那些自信并自义的人。这是因为在福音里,神在根基上给“义”下了定义,这个定义不是按照人对是非的感觉和判断而下的,而是按照 神的儿子的义来下的。对有些人来讲,神这种决断,不顾人的理性和对公义的感觉,显得很不合情理,因此伤到人的骄傲。因着这个缘故,有人感到那给他传福音的人是愚昧、不合理、狭隘、不开化的人。 这就是人的骄傲被福音冒犯了。

但是谦卑来到 神面前寻求的人有福了。

福音之外人的光景

有人说,不管 神的义是如何,我就是不觉得我需要。

但是 神的义不是一个可要可不要的“锦上添花”的奖赏。神的义是来救人的,因为凡还没有得到 神的义的人,都会落在 神的忿怒之下。而人在 神的忿怒之下是没有生路的。

这忿怒在哪里显明呢? 今天,这忿怒还没有被执行(由于 神的忍耐),但这忿怒已经从天上向人显明了。“显明”不同于“执行”。换言之,神在发怒之前,先向着人显明祂的忿怒。这 “显明”是开启,也是警告,但还不是审判的震怒。

罪人的悲剧,乃是除非 神已经发怒(执行惩罚),他就看不到 神的忿怒;然而若是 神已经发怒的话,人那时看到就已经晚了。正是在 神还没有施行忿怒的惩罚之前,人若已经看到 神的忿怒, 那人就是智慧人。

如何现在就及时看到 神的忿怒已被显明? 有两件事相互反差,显明 神的忿怒。一是 神的永能和 神性,二是人的不虔不义,两相对照,人心就当明白。这就是保罗在这一段里说明的:“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1.20);而同时,看看这个时代,人的逆性和败坏也是一清二楚的 (1.21-32)。

换言之,在 神的眼里,只要神的永能的 神性与人的败坏两者在反差中均被显明,神的忿怒就应该是显而易见,因为这正是 神在发怒之前用来显明祂忿怒的方式。这是忍耐和慈悲。 神巴不得人看到这个显明就恐惧战兢,悔改回转。但愚昧的人却滥用恩典,不以为然,几乎要公开挑战 神要求将祂的忿怒更加显明一点才满意,但岂不知如果 神要是再更加直接的显明一点,罪人就彻底死在罪恶过犯之中了。人是何等可悲又可鄙呢。

神的永能和 神性具体是如何显明的呢?  “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1.20)。所造之物都在诉说 神的永能和 神性。如果人说看不到,是人的问题。 这里,保罗的意思并不是“这个宇宙本身一方面为着一个别的目的而存在,而同时捎带地也显明 神的永能和 神性”。 保罗是说, 神造这个宇宙的目的就是要用来彰显祂的永能和 神性的。这不是保罗的口才,这是 神在创造万物时何等慷慨的手笔。

就着 神的永能和 神性来讲,神都已经造了这么一个奇妙无比的宇宙,就是为着告诉你祂的永能和 神性,你还要 神再给你显示别的什么呢?(然而, 虽然人并没有理由再要 神显示什么,神却在无比的恩典之中做了比这个受造的宇宙还要更大更明显的见证,通过祂亲自所说的话即圣经来显现祂。但这是另一个根基上的题目,不在罗马书本章之内。)

人的良心原本其实是知道的,也看见的,但人却虽然知道,并不承认 神,不荣耀 神,也不感谢祂。“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 自稱為聰明,反成了愚拙,”(1.21)。

这就是人心败坏的过程。一开始只是在自以为是地做选择,但随后他的心就变为虚妄,昏暗了。但人并不停在这里。人以为弃绝 神是为了选择自己做主,但岂不知离开 神的人必然成为撒旦的奴仆。这是罪人的本性决定的。他以为是自己做主,其实他是卖了自己交付给了一个可怕的主子。

如何可怕?人的心让偶像俘虏 (1.23)。有人说,“野蛮人才拜偶像,我现在进步多了,不再拜偶像。”事实恰好相反。今天的偶像比保罗对着当时的罗马人描述的岂不更加厉害的多,捆绑紧的多! 人的心凡是被创造万物的 神之外的任何事物俘虏,就是拜偶像。原初的偶像,如人和动物等,虽不是造物的 神,毕竟是 神手所创造的物,而今天,人的偶像已经更加堕落到完全是人手自己所造的事物,并且是越来越无形的,渗透之彻底和容易更加可怕。

但人的堕落从来都不会停留在仅仅是被偶像俘虏而已。被偶像俘虏的人,必然要开始更加显明堕落的腐败。这是由不得人自己的。这里,保罗说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光景:“所以,神任憑他們逞著心裡的情慾行污穢的事”(1.24上)。“神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1.26上)。“神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1.28)。

神任凭他们! 神的任凭,本身就是 神忿怒被显明的表现,是一个可怕的审判预兆。 神任凭,就是人失去了 神在爱中管教和保护。这是极可怕的事。唯一比这更可怕的是 神最后忿怒审判的执行,那个今天还没有来到。

人以为,行恶事是人自己的事,神要是发怒的话,就得给行恶事的人身上加上某种灾祸;而神若没有降灾祸,恶人就得了势占了便宜。因此,如果恶人今天还逍遥,一定是 神不管或 神不在乎,许可邪恶获利(allows evil to profit),或表明根本没有神。这是人的想法。岂不知对行恶的人来说,神任凭他行恶,这个事实本身就是 神忿怒可怕的显现吗!换言之,当恶人被 神任凭行恶时,正是 神忿怒的显现。恶人的得意是何等的愚昧。人需要智慧,明白 神的话。

神的忿怒,有两个不同的层面。一是 神忿怒当前的显明。二是 神最后发怒的审判。神对某些人和事发怒的审判,虽然在今世有可能发生,也曾发生,但就着全地来讲,神发怒审判是留到最后这世界的末了的,不在今天。今天,人需要留心的是 神忿怒的显明,这是警示。

罗马书1.18的中文翻译很准确,说“神的忿怒显明在一切不虔不义的人身上”。然而这句话还是常常被误解为这样的意思:“神看到不虔不义的人就忿怒,已经把惩罚倾倒在他们身上了。”可惜有些英文的版本,把这句经文翻成了 “the wrath of God is revealed against all ungodliness and unrighteousness”, 正是这样一个误解。由于这个缘故,有些读经的人感到罗马书的这句话有些言过其实,或雷声大雨点小,因为看看今天的这个世界,恶人岂不是得势当道,似乎 神的忿怒不过仅此而已。然而,这句经文不是这个意思。英文“against”这个词是不准确的,不符合原文。这句经文的意思,是“把忿怒显明在这些人身上”,而不是 “把惩罚在忿怒中倾倒在不义之人身上“。换句话说,这里的意思是:“看看那些不虔不义的人,你在他们身上就可以明显看见 神的忿怒已经被显露了”。有些版本,如达秘 (Darby)弟兄的翻译是 “revealed upon”,和中文翻译一致,符合保罗的用意。

这么说的意思,并不是 神不要将惩罚在忿怒中倾倒在不虔不义的人身上。神不仅有权如此做,也正要如此做,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只是显明忿怒的时候,是警告的时候。

然而,神的忿怒,即使仅仅被显明,也是可怕的警告。有人觉得奇怪,说,我看不见 神的忿怒啊,因为那些不虔不义的人好像活的不错啊,神也没有审判他们啊。但 神的话是何等地严厉。 神今天任凭不虔不义的人继续行不义,这件事本身,恰恰正是 神忿怒的显明,说明 神的忿怒不仅在积蓄,而且已经开始显明了。

愿人眼得开,看见这个,就祷告 神说,主啊,求你不要任凭我这个可怜的罪人落在罪中吧!我已经看到你忿怒显明了,求你管教和阻拦,求你救我脱离罪恶!

神任凭他们,于是这个世界就成了这个样子: 装满了各样不义、邪恶、贪婪、恶毒,满心是嫉妒、兇杀、争竞、诡诈、毒恨; 又是谗毁的、背後说人的、怨恨神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誇的、捏造恶事的、违背父母的。  无知的,背约的,无亲情的,不怜悯人的。 他们虽知道神判定行这样事的人是当死的,然而他们不但自己去行,还喜欢别人去行(1.29-32)。

这是保罗给世界的一幅画像。这是世界明显的样子,说出一切不虔不义之人和行不义抵挡真理的人在 神面前的位置 (1.18-32)。

但有人说,我可不是那个样子的人。我不行保罗所列举的那些事。真的如此?保罗在第二章把那些自以为敬虔的人也放在光中,显明这些人的光景。

罗马书目录          概要         下一章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
On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