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四十九章读经笔记 Genesis 49 study notes

雅各临终告诉以色列众子未来的事

把约瑟和他两个儿子单独安排好后,雅各叫了他的儿子们来,聚集在一起,把日后以色列必要遇到的事告诉他们。雅各珍重地宣告:“雅各的兒子們,你們要聚集而聽,要聽你們父親以色列的話。”创 49:2。这不是一个一般的临终遗言。这关乎到以色列的前途,从地上到永远。

雅各的话是分开讲给每一个儿子的。他共有十二个儿子。他是按照他们的出生排行顺序讲的。但要明白雅各的话,必须先看到一个前提: 在所有十二个儿子中,约瑟、便雅悯和犹大各自处在一个独特的位置,并且他们三个人之间又有一种特殊的关系。

约瑟、便雅悯、犹大 – 神计划完整的预言

约瑟是被分出去的。有关他的预言,不是关乎地上以色列的,而是更高更大的事。这在48章专门对约瑟的交代中已经阐明,在雅各最后给众子说话时,给约瑟的预言再一次重申。“這些福必降在約瑟的頭上,就是这臨列与他众兄弟之外的人的冠冕上。”创 49:26下 (更符合原文的翻译)。“約瑟是多結果子的樹枝,是泉旁多結果的枝子;他的枝條探出牆外。”创 49:22。

约瑟是关乎 神对地上万族万民的全部救恩的。他代表的是那复活升天而得荣耀的主。约瑟不是单单属于以色列的。

便雅悯和约瑟连在一起。便雅悯代表着基督在地上的审判和能力。但是当约瑟被分出去之后,便雅悯在犹太人中显明的就是一种的纯粹的能力 (power and energy),但没有属天的荣耀。“便雅憫是個撕掠的狼,早晨要吃他所抓的,晚上要分他所奪的。”创 49:27。

但是难道 神的权能和荣耀不在以色列了吗?答案是在,还在。犹大做了便雅悯的中保,就着 神在以色列的目的来讲,犹大替代了便雅悯。这是在雅各众子两次去埃及籴粮时,尤其是第二次时,清楚显明的 (见创世纪44章读经笔记)。

换句话说,面对着已经升天的荣耀的主,以色列有两种不同的状态:虽有能力但缺荣耀的便雅悯,和彰显荣耀和大能的犹大。这两个状态后来在扫罗王(便雅悯支派)和大卫王 (犹大支派)身上被清楚显明。扫罗是合法的王 (受膏者),有个人的能力但无法彰显 神的荣耀。大卫成为扫罗的替代,但从未否定扫罗受膏者的身份。

以色列的历史正是此预言的验证,并且这个验证是多层次的,有极深的含义。

首先,犹大的预言在大卫身上已经得了应验。大卫是犹大支派的后裔。大卫作王,是以色列狮子形象的彰显。

然而我们也知道大卫本身也只是一个预表,并不是最后在耶稣基督里的荣耀结局。那个结局正是今天全地都在等待的结局,以新约蒙恩的 神的儿女 (新以色列)为那等待的心,是启示录中显明的大结局。在那最后的大结局里,约瑟和犹大合而为一,一起体现在我们的主耶稣身上。耶稣基督才是真约瑟,真大卫(犹大),是荣耀的有能力的万王之王。哈利路亚!

但在这之前,就着地上的以色列来讲,以色列当今的光景恰如便雅悯,也正是那个预言的应验。

雅各其他众子 – 神选民历史的预言

在约瑟、便雅悯、犹大之外,雅各其他众子的预言说出的是以色列历史的预言。这并不是说约瑟、便雅悯和犹大与以色列的历史无关,而是有关他们的预言是在另一层面上于此相关的。

流便是长子,是以色列原初本性的开始。他是以色列在血气中的特性 (character)。他必然落在情欲之中,与尊荣和权利无缘。

西面和利未,他们超过流便在单独个人情欲中的那种败坏,开始联合为兄弟 (创 49:5上),欲建立以色列的家。但他们仍然是从血气出发,到头来落在血气之中,并满了凶杀和残忍 (创 49:5-7)。这件事无疑是指着在示剑发生的屠杀一事为代表的 (见创34章)。他们不是像流便那样落在个人情欲中,而是真心为着以色列家,但他们不明白 神的旨意,无法建立 神在以色列身上要建立的见证。

面对着西缅和利未的光景,雅各的灵呼求: “我的靈啊,不要與他們同謀;我的心哪,不要與他們聯絡。” (创 49:6)。这是属灵的认识,因为西缅和利未代表的和流便不一样,他们有一种理想,联合为兄弟的理想,是有感召力的理想,是地上一切组织和宗教的感召力,是吸引人、可以说服人的感召力。是成功发起示剑运动的感召力 (创34)。但是雅各在灵里开始呼求,我的灵啊,不要与他们同谋,我的心啊,不要与他们联络,因为人的联合不能符合 神的心意。

神回答雅各的呼求,让犹大显明。犹大是 神在以色列身上的真目的。犹大在这里是以 神的目的显现的,不是按以色列的实际历史光景的顺序显现的。这是有关犹大预言的特殊性。他要为王,建立以色列。他手中要持王权的圭杖, “圭必不離猶大,杖必不離他兩腳之間,直等細羅(就是賜平安者)來到,萬民都必歸順。”创 49:10。

犹大不是那细罗,赐平安者,但他要掌权直到细罗来到。那赐平安者就是弥赛亚,就是主耶稣。主耶稣降世为人时,正是犹大支派丧失了王权的时候。犹太人自己也知道这个预言。他们弃绝了弥赛亚,却痛心疾呼:“以色列有祸了,因为圭杖已经离开犹大,但弥赛亚却还没有来。”事实上,弥赛亚已经来,就在预定的时候来的,但以色列却不认识他。

在雅各的预言上,犹大作为 神的目的被启示,以色列从西面和利未的光景被带领再往前一步。西布伦和和以萨迦带来以色列的昌盛,不再依仗暴力,而是以贸易经商(西布伦,49:13)和勤劳做事的技能 (以萨迦,49:14) 为业。这是以色列在地上强盛的本钱,但他们的光景却是在和世界的混合之中。

在西布伦和以萨迦后出现但,这是作为判断者(审判者,士师)身份出现的支派。他以真理自居,自以为可以澄清和分辨西布伦和以萨迦与世界混合的状态,岂不知但支派最后是一个信心的叛徒,落在撒旦的权势之下,实在就代表撒旦的权势,成为“道上的蛇,路中的虺”!(创 49:16)。但支派是后来让以色列落入拜偶像之中的主要原因,是撒旦权势的代理 (agent)。

这是何等样的惨景!雅各的灵再次呼求:“耶和華啊,我向來等候你的救恩。”(创 49:18)。这是以色列余数(Remnant) 的呼求,他们要仰望耶和华,等待祂的救恩。

雅各代表以色列余数的呼求带入以色列在 神旨意上的恢复,这是迦得、亚设、拿弗他利的见证, 他们从属灵的争战 (迦得,49:19)到基督的丰盛(亚设,49:20),并进入基督的自由 (拿弗他利,49:21)。迦得、亚设、拿弗他利的预言代表以色列余数的见证,是得胜者的见证。

但这一切都开始于约瑟,也归结于约瑟,以及与约瑟联合的便雅悯和犹大。

这就是耶和华 神让雅各临终前看到的。他嘱咐完毕,就离开了。

雅各所看到的,也是今天每一个 神的儿女应该看到的,因为雅各异象中的豫意和我们今天在地上的生活有关联,从个人的属灵生活到教会的历史和现状,都显出我们和 神的旨意之间的关系和差距。愿圣灵光照我,更多明白并进入 神的旨意。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