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读经笔记

I.  箴言与普通智慧的区别

(1) 箴言教我们如何生活,但箴言主要的目的并非为了帮助我们在地上的生存。如果箴言是为了帮助我们属地的生存的话,亚伯(创世纪 4.8)的经历就足以证明智慧是软弱无力的。就人的经历来讲,亚伯是信心生活的开始,是智慧首次显现。但亚伯很快就被杀了。如果单从生存的角度讲,还有什么比亚伯更软弱更失败的呢?

有一种讲法,说艺术和文学是“源于生活, 但高于生活。”这也许听上去很有灵感,但只是人的一种想法而已。若真的是完全出自于人的生活的事物,绝没有一样可以真正超越生活。

出自尘土的,必归于尘土 (创 3.19)。

然而箴言并非“出自生活且高于生活”的艺术和文学。箴言是来自天上,进入生活,又回到天上的属天智慧。人若不明白并接受这个基本点,就无法进入箴言,并食之为天粮。

(2) 箴言是智慧,但并非普通智慧。首先需要认识到,普通智慧中也有真实的智慧,这样的智慧归根也是来自 神的。普通智慧出自人的良知和对 神的记忆。尽管那个记忆可能是何等地遥远,但却是属于 神的。人的良知见证 神和 神的律法,“他們的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罗 2.14-15) 。既有是非之心并相互较量,就表明人的思想中是有正确的成分的,即有智慧的。

因此箴言并非立足于和普通智慧完全对立的位置。换言之,神的儿女不需要和普通的智慧对抗争辩,好像非得要证明人的普通智慧全都是错误的或非智慧的。在这个层面上的争吵是不必要的。事实上,我们若坚持那样的立场,不仅是对人不尊重,也是对 神自己的不尊重。

然而,这样讲并非是把普通智慧提升到箴言的高度,或把箴言降低到普通智慧的地步。箴言与普通智慧有极大区别。一是度的区别,二是质的区别。

有度的区别,是因为箴言是纯净的真理和智慧,而不像一般的智慧最好也只是一个混合体。

更重要的是有质的区别,因为箴言不只是真理的影子,而是那位“为真理者”(I am the Truth, Jesus said) 的启示。箴言起始于 神给一个人的启示 – 不是给随便一个人的启示,而是给一个 神特别拣选的人的启示,即所罗门。这世上的人,或多或少都由于被造而曾得到一些智慧,但所罗门却是唯一的一个人,被 神直接承诺,明确向 神要智慧并得以兑现的。

同时,箴言被讲出来,不是流传于普天下的至理名言,而是 神特意要说给祂的选民听的“家训”。

求主让我读箴言看见基督,免得错过了 神的教导和心意。

II. 在箴言里看见基督:

(1) 箴言以一个生命的关系为基础。箴言是父亲讲给儿子听的话。箴言不是被搜集的民间智慧,好像他方遥远的古人曾讲过的一些至理名言,现今又被一些碰巧认同其中道理(却仍然是无生命关系的人) 所读所欣赏。不是的。箴言是家书。

最突出的,箴言是有关儿子的名份。

“智慧的儿子让父亲欢喜” (箴言 10.1)。这绝非一句普通的智慧话,因为这是智慧的定义,是检验什么是智慧的试金石。这世上没有任何智慧言语有如此的深度和品质。这与说话的人有多聪明多有思想没有关系,而是完全取决于是谁在说话,即说话的那位是谁

谁都可以讲出这样一句简单的道理,但若出自人口,就是一个普通的道德愿望,而出自耶和华天地万物之主的口,则是一个终极真理的表达,因为 神的胸怀和意念与人的不同。在人心可以看到并接受 神的话的美善之前,人必须承认并把自己的心智伏在 神的话的权威之下 (submit to the authority of the Word of God)。

神从来不发表“意见”让人来商榷。神的话是“意义”的根基所在。因此,箴言 (如 10.1) 在根基上定义什么是智慧。

照此定义,其一,只有儿子(泛指儿女)才可以具备真智慧,因为智慧是出自父亲并且专门传给儿子的。 父亲没有心意将智慧随便给别人。 其二,如果儿子即具备此智慧就让父亲欢喜,则表明此为真智慧。如果不能,即不是真智慧。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检验。我们为天父儿女的人,与父亲的关系是我们生活之道的权威检验,也是我们智慧生活的目标。

父的心,远超过指导我们实际的生活。全宇宙最重要的一件事,是神的独生爱子的品行,以及他在父心中的喜悦。那真儿子的品质,以及他在父心中的喜悦,乃是全宇宙最高的品质和最重要的事。 神必让此事彰显,并且现今已经让其彰显。

“这是我的爱子,是我所喜悦的”(马太 3.17)。父神在新约里很少亲自讲话,因为祂已经把所有的话都装在了基督里面,并由基督来讲话。但当父神的确讲话时,祂就讲了这一句,并且讲了两遍。

如果这件事还不能告诉我们 神的儿女箴言对我们的生活之重要,还有别的什么能够呢?

(2)  箴言说出基督的性情。箴言 3.3-6 为例, 如果把其中的“你”变为“他”,并把祈使句换成直述句,就说出主耶稣在地上时如何行走:”慈爱、诚实从不离开他,系在他颈项上,刻在他心版上。 他在 神和世人眼前蒙恩宠,有聪明。 他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倚靠自己的聪明, 在他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耶和华,由祂指引他的路。“  这就是我们的主。

(3)  箴言说出 神的公义,仇敌的破坏以及在基督里的救赎。“詭詐的天平為耶和華所憎惡;公平的法碼為他所喜悅。” (箴言 11.1)  这里说出一个比人间交易的公平更深远的故事。这个世界的堕落开始于那恶者用诡诈的“天平”所钻营的不法“贸易”;而世界的拯救却是因为那义者“公平的砝码”,因为他在十字架上付了足价。

撒旦当初在天上进行贸易,就在他里面查出不义。(以西结 28.15-17)。

贸易。我们都知道任何的贸易都至少要声称是公平的,否则没有谁会与之交易。撒旦用诡诈的天平欺骗了诸多天使并导致他们堕落(这个事实并不为堕落的天使开脱罪),因为他用来换取天使对他的称赞所承诺他们的,是他并不拥有的。他是个撒谎者,并且又因此成了凶杀者。他是这世上一切恶人的父。恶人如他们的父一样,也行同样的事。 他们慷慨应许“公平”却不愿,也无力,付上合理的价钱,而只能用暴力窃取 (大到这世上一次次的暴力革命,小到人界诸多不法不公之事,都同出一辙)。这是“诡诈的天平”,是耶和华所憎恶的。

与其鲜明对照,基督承诺了平安,并且付了足价,好赎回那失丧的,并让他们和天父和好。基督就是那“公平的砝码”。

(4) 箴言和主的心相连,显明祂对属祂的人的心意。读箴言,很难不看到其与主耶稣在山上的教训的对照(马太 5.3-16)。 主在山上的教训,如果被看做是“新约的箴言”的话,像是立足于一个不同的,并且是更高之地,其中蕴藏着新约和旧约的反差和对照。

箴言和主在山上的教训的确是不一样的。后者是说给一群被拣选的特别的人,这些人是属天的,是天上的国民,但暂时留在地上完成一个过渡时期的使命。这些人犹如从上面来的“伞兵”空降在敌占区。与此对照,箴言是讲给一个在地上的民,他们生活在这个属地的世界却寄望于一个在永世里更美好的未来。他们犹如敌占区当地的抵抗力量,和入侵者抗争。

换个方式表达,一个是从上往下的光照(山上的教训),另一个是从下往上的寻求(箴言)。

然而两者都是 神的话语整体的部分,讲给 神的儿女所听的。人常常误解主在山上的教训,认为要求太过分,无法成为普世的道德。但主并没有意思把那些话讲给这个世界听,他是讲给父神给他的那些特别的人的,他们就是那些和基督同患难,直等到主再回来的人。愿我们都在其中。

人也常常误解箴言,以为只是一些旧约的道理,对在新约时代 神的儿女不太实用。但岂不知箴言的实际已在主耶稣身上得以成全,今天要成为跟随耶稣的人行走的法则。

我们需要箴言。如果我们以为我们即属于新约时代,就超越了箴言,那我们就是愚昧的。空降的伞兵,一旦着陆后即需要学习在周边区域生存的智慧(虽然他们着陆的目的不是为了生存,否则他们就不需要来),直到使命完成的那日。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