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爱单独就是足够的理由

数年前,为一个弟兄的低落光景忧伤也困惑。这是一个原来清楚得救并且有心爱主的弟兄。但他后来搬到一个新的地方,被那里的负责弟兄绊倒了。不是因着一个具体的事情或误解(要是那样也就好办),而是由于那个负责弟兄的整个人品为人。他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弟兄,写过相当有影响的属灵书籍,有很属灵的讲论。但在被绊倒的弟兄眼里,那位负责弟兄却是一个非常属世界、属肉体的人。在讲台上讲的是一个样子,在实际生活里却是截然不同的样子。

那位在主里还尚且年幼的弟兄被绊倒了,由此对一系列他原本向往、尊敬的真理讲论产生了一个深深的失望,随后甚至是厌倦。直到如今,这个弟兄再也没有完全站起来过。撒旦的毁坏是如此厉害。

我的心那时被这个毁坏的见证深深刺着了。我真不知,若不是我的主对我特殊的怜悯,我的心里会长出什么样的坏果子来。

都是主的怜悯!让人能在尘土中再起来 (raises man from dust),从死亡中重生 (lifts man above death)。我只能感激并敬拜耶和华我的 神,爱我的主。

在我们属灵年幼时,我们在感觉里找真理,在别人的见证中找依据,但是直到有一天,你看到基督的大爱,“爱即如此奇妙神圣,当得我心、我命、所有!“ 这是 Isaac Watts 在他著名的诗歌“每当我观看那神奇十架 When I Survey the Wondrous Cross“ (通常译为“我每靜念那十字架”)中所宣告的。

祂的爱单独就是我充足的理由 (the love of the Lord alone is sufficient reason) 、足够的依据、可以不倒下的支持。我不用惧怕撒旦拿人的软弱和失败(甚至我自己的软弱和失败)作为“证据”来和我争论,试图挫折我心。我可以告诉撒旦:“爱即如此奇妙神圣,当得我心、我命、所有!”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