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即如此奇妙神圣,当得我心、我命、所有

聚会中,心被主的爱所夺。那首 “每当我细看那神奇十架 When I Survey the Wondrous Cross“ (通常译为“我每靜念那十字架”)最能说出这个爱的感动。 Isaac Watts 这首著名的诗歌,曾在英国的属灵复兴中成为信仰的一面旗帜。歌词直译(不考虑音律):

“每当我细看那神奇十架, 荣耀的王子死在其上,我便将我的最大利益当作损失,并将蔑视倾倒在我自己的骄傲之上。“

“主, 禁止我有任何的夸口,除了我 主基督死在十架!前所最爱的虚空荣华,今为袮血情愿撇下。”

“看,从祂头,祂手,祂脚,忧伤和爱合流直下!何时爱忧曾如此相沟?何时荆棘曾编成如此冕旒?”

“看祂身体挂在树上,死时朱红血水如同长袍披在身上,于是我与世界断绝,世界向我也像已死。”

“即使宇宙都属我有,尽都奉主仍是不够;爱即如此奇妙神圣,有权要求我心、我命、所有。“

(如上是英文的直译,没有考虑诗词雅韵和音律。如果是作为一首要唱的诗歌,则目前通常熟知的中文翻译版本如“圣徒诗歌”是极好的翻译。)

谁会将蔑视倾倒在自己的骄傲之上 (pour contempt on all my pride)? 唯有那看到尊贵荣耀的耶稣背负众人的罪孽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人! 首次听到英国的史柏克弟兄 (T. A. Sparks)口中倾倒出这一句,那个 “倾倒 (poured)”一词的分量就多年来一直压在我的心上。这是心所受的割礼,从此后我视我的骄傲不再仅是人品的一个瑕疵,而是对我主的蔑视! 我岂能不将愤怒倾倒在自己的骄傲之上!

然而今天,主却藉着另一句歌词夺了我心:“爱即如此奇妙神圣,当得我心、我命、所有 (Love so amazing, so divine, demands my soul, my life by all.)” 这里原文中 “demands”一词,被翻译为“当得”几乎不足够描绘出作诗的人的心。爱如此的大,有权利要求我的一切!

主曾藉着死亡,下到阴间,付了极重的代价,把我们这些罪的奴仆买赎了回来。即买赎了回来,我在合法的权利上就是属于祂的。 祂真是我的主。然而主却从来不使用祂合法的权利来要求我。祂等待一个完全的时间到来, 好让我情愿回答,我是完全属祂。 (在旧约里,若希伯来人做奴仆,作六年,第七年时他可以自由,但是若奴仆明说,“我爱我的主人,不愿为自由离开”,他就可以成为情愿永远服事主人的奴仆,bondservant。出埃及记 21.2-6。)

恩主啊,你好像从来都把我放在第七年头,一直给我那第七年时的自由选择,从未按照律例要求过你该得的那头六年。可在我这小信的人身上,让主在恩典中期盼的年日却变得如此之长,都因为我的软弱和拖延。主,你一再保留我的机会,虽然过期,但却不作废。求你再施怜悯,再延长你的耐心,但也更愿你施行你的权力,让眼前的日子就是这个期限。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