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灵的工作 – 启示和感动、一致和个别

使徒行传20-21章中,保罗受圣灵感动要去耶路撒冷,但其他弟兄姊妹却也受圣灵感动,阻止保罗去耶路撒冷。

这在许多读经的人心中是一个困惑,似乎觉得圣灵是自相矛盾的。

我们的问题是,我们常常按照自己非常有限的眼光以及狭窄的逻辑看圣灵的工作,结果看不见圣灵深处的心意以及在圣徒身上建造的工作,反倒以为圣灵自相矛盾。

圣灵绝不会自相矛盾。在当时那件事上,圣灵给其他圣徒的启示和给保罗的启示是同样的:

保罗去耶路撒冷,要受害。

但圣灵给其他圣徒的感动,却和给保罗的感动不同。保罗的感动是,虽然要受害,还是必须去。而对其他圣徒的感动却是,因为危险,所以弟兄不能去。这个表面上的矛盾在爱中是调和的,也只有在爱中才是调和的。

首先,我们需要区分圣灵的启示和感动。圣灵的启示绝不会自相矛盾,因为圣灵只启示有关一件事情,就是基督和基督的教会。而圣灵的感动却是个人的。这种感动和背后的目的以及实际达成的效果也都是一致的,也绝不自相矛盾,但是却表现在每一个圣徒和肢体上,就会现出多样性。

这种多样性一定是有条件的,即受到圣灵启示的目的之限制(任何与圣灵启示的目的相矛盾的多样性都是错缪)。

同时,这种多样性并非不完全或不完美,而恰恰是圣灵工作的细致性,在爱中工作在肢体上。

冲突(conflict)并非一定是自相矛盾(self contradictory)。冲突不仅仅是正常的,并且由于我们处在一个不正常的环境里面(包括我们肉身的局限),冲突常常是爱被表达的最激烈最真实的方式。这样说的意思并不是爱只有藉着冲突才能表达出来。不是。因为许多冲突是出自肉体的。而是说,爱的确常常以冲突的方式激烈表现出来。

这在保罗最后一次上耶路撒冷这件事上有一个极好的明证。这里表现的圣灵向着基督身体的启示以及在圣徒个人身上的感动和作为,都极其深刻,切入人心。

是圣灵自己感动保罗上耶路撒冷。在这里边没有任何的偏差,保罗也没有对圣灵有任何的误解。并且圣灵永远都是透明真诚的,没有任何的误导。在感动保罗上耶路撒冷的同时,圣灵在一路上向着保罗越来越清楚的显明,他这次上耶路撒冷是危险的。这个显明不仅仅来自圣灵给保罗个人的启示,也更是来自其他的肢体。

圣灵藉着其他的圣徒向保罗表达基督对他的爱。

主向着保罗说的,可以这样直白表达:你这次去要遇到危险,要受害,但你必须去;你的弟兄们因为爱你会劝你不要去,但你还是必须去。

这是一个何等样成熟已经被考验过的仆人和器皿才能配听的话!相比之下,今天我们大多数的时候都需要像小孩子一样被圣灵劝着(哄着)。

圣灵对保罗没有任何的含糊。“现在我往耶路撒冷去,心被捆绑,不知道在那里要遇见甚么事; 但知道圣灵在各城里向我指證,说有捆锁与患难等待我。” 使徒行传 20:22-23

他上耶路撒冷要遇到危险。但是他仍然要去。不是他固执,而是圣灵催促他去 (但我们要小心,不要把自己的固执和勇敢当成是圣灵的催促,而是靠着圣灵清楚的感动)。

之后发生在耶路撒冷的事,我们回头看才能明白为什么在那关键的时候圣灵要让保罗去耶路撒冷。

基督派了他最忠心的仆人到耶路撒冷,是为了耶路撒冷教会的缘故(当然也是为了基督身体整体的缘故)。保罗要当着众人的面,尤其是耶路撒冷的众弟兄面前,受犹太人的逼迫。这是殉道者的灵也是殉道者的见证和道路。

基督藉着他的仆人保罗在他的犹太弟兄们中当面做了一个极其扎心的见证。就如当初基督藉着司提反殉道让当时还不认识基督的扫罗亲眼看见,扎进他的良心所做的见证一样。

何等代价昂贵又价值宝贵的见证!

为了看见这一点,我们需要明白当时在耶路撒冷的犹太基督徒的光景。他们是一批非常忠心的信徒,但同时他们受到犹太教的传统的约束,并不完全明白 神拯救全部计划以及基督身体(教会)的奥秘。他们当时为律法大发热心(使徒行传21:20)。从使徒行传所记的,虽然圣灵很含蓄,但我们仍然可以看出来,当时只是由于 神对在耶路撒冷的弟兄们的怜悯,他们才没有下手逼迫保罗! (哦,圣灵是何等的怜悯,顾惜基督的身体,因为你无法想象,如果是耶路撒冷教会的弟兄们逼迫了扫罗,基督的身体会遭受什么样的惨痛情景!)他们中多有认为保罗是叛徒的,至少认为他不忠诚。但感谢神,当保罗在耶路撒冷的时候,神把在耶路撒冷的教会隐藏了。他们似乎消失了。他们没有逼迫使徒保罗。是那些狂热的犹太人出面逼迫保罗,把一切都打断了,封闭了。但在耶路撒冷的教会一定看到了一切。圣灵让他们成为目击者、见证人(圣灵向着他们的心见证),就如当初扫罗成为司提反受害的目击者一样。

藉着使徒保罗,圣灵保护并坚固了在耶路撒冷的教会。

从历史事实上看(使徒行传没有记载),这件事情与后来在耶路撒冷的犹太弟兄们乘着环境离开耶路撒冷,到小亚西亚以及欧洲传道,能够放下他们作为犹太人的偏见,有直接关系。他们以犹太弟兄们特有的坚贞和 神在历史中积累的属灵丰富,坚固了外邦弟兄姊妹。当时的历史证明,当世界的第一波逼迫来的时候,那中流砥柱、为主殉道、最坚定的第一批见证人,许多是犹太基督徒。

同时, 圣灵的用意不仅在于那件事本身,而是因着 神定义要将基督的教会(The Church of Christ)从犹太教分离出来。这个分离绝不是原本想合在一起但却无奈而不得不分离,而是 神永远旨意中的定意。

从此,基督的教会不在定位于耶路撒冷,不再有任何犹太教的特征和痕迹。基督的教会也不是外邦人中的一个新的组织(organization)。基督的教会的全新的属天生机体 (Organism)。

正是为了这个目的,圣灵催促使徒保罗最后一次前往耶路撒冷。圣灵当时并没有把主的具体计划都告诉保罗,但主知道并信得过祂的仆人祂的使徒。

而就着罗马的弟兄们,神最后给他们派去的使徒,是一位被剥夺了所有外面的荣耀、在羞辱中、在锁链中的使徒。这不是他们在肉体中想象的荣耀使徒,也不是保罗自己以为会“欢欢喜喜”去罗马探望圣徒的保罗。

这是基督的奴仆。

但就是这个被捆锁关押的奴仆,神藉着他改变了欧洲、改变了世界,却让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和凯撒大帝成为粪土。这是十字架工作的一致性,是十字架的得胜。那位为了人的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主耶稣,复活之后他的身体(教会)暂时行走在地上,仍然暂时经历着地上的苦楚,这是他暂时的患难,是他在国度中的忍耐。这样一位主选择了这样一种得胜的方式,我们岂能以为惊奇呢?

使徒行传以让人几乎失望的低调结束,但只有在灵里的人,才看见一副属天的图画和听见一只属天的诗歌。

这一切都是圣灵的工作,从彼得和使徒们开始,到司提反,从司提反到保罗,从保罗到外邦人,再从保罗,主耶稣又回首拉住犹太弟兄们的手,让犹太弟兄们把见证和爱撒到外邦的弟兄们中,让基督的教会得了一个世代的坚固(直到今日)。

这是基督的身体。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