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对善的喜乐

J. N. Darby 弟兄说: 爱就是那个“对善的喜乐(joy in good)”,正是靠着这个喜乐,使得我们从“倾向于认定恶(readiness to suppose evil)” 的光景里被释放出来。

在看事情和人时,我们倾向于“认定恶”。 比如,我们会先入地定论别人是错的,至少不如自己正确。这是真的。 昨天,我看到一个弟兄对某件事的某种态度,我心里就生出反感,因为我认定他的意思是出自一个恶念。但圣灵却不许我有这个结论,劝我说,你岂能如此确定那个弟兄的态度是你想的那样呢?即使你的结论最后是对的,你这种先入地认定恶(readiness to suppose evil)也不是从爱里出来的。

求主光照我们,救我们脱离这种先入地认定恶的倾向(readiness to suppose evil)。  这个恶在我们中间,伤害基督的身体,伤害 神儿女的生命。 Continue reading “爱是对善的喜乐”

罗马书第七章读经笔记 Romans 7 study notes

罗马书在前面已经阐述了基督的死与复活在称义(justification)和实际生活(practical living) 方面的意义。

在五章11节前,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了。从五章12节起,既然他已经为我们死了,我们也向着罪算为死,向着 神却通过基督而活。

现在使徒继续阐明另一个点,就是这个向着罪死又向着 神活的真理,与律法之间的关系。

乍一看,这里好像在重复前面已经说过的。但这里使徒从一个根本性的角度去看律法,把律法摆到具有“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不可随意更改的管辖力”的地位,犹如自然律对着自然物有其不可更改的力一般。

或者说,就着其有效范畴来讲,律法的管辖力是绝对的。在律法使用的范畴之内,律法管制的效果无法逃脱,因此唯一脱离律法管辖的方法,就是脱离律法有效的范畴被转移到另一个范畴。

在明白了前面的有关基本真理后,接着明白这一点极其重要,因为这使得我们对肉体和罪的效果和权势有清楚的认识,不再怀侥幸,同时也对那救我们出来的大能有清楚认识,不再有怀疑。

这就是圣灵为什么带领使徒在这一章专门做这样一个论述的缘故。神的话没有一句是多余的。

Continue reading “罗马书第七章读经笔记 Romans 7 study notes”

罗马书第六章读经笔记 Romans 6 study notes

在罪上死了的,不能仍在罪中活着

反命题: 既然罪能够通过律法把恩典更加显出来,那我们是否应该(或至少可以)仍留在罪中,让恩典显多呢?

这是堕落肉体在理性上对福音的一个反应,其目的或是为了找到继续犯罪的理由,或为了占据一个自义的位置来推断使徒所传的是不合理的。前者是“诈降”,后者是“负隅顽抗”,但都是肉体抵抗福音的一种策略。

但是这个反命题却不是幼稚的。

有个儿童动画故事,讲到电子游戏中那些拟人的角色,其中一个有趣的命题乃是,既然游戏中的“坏蛋”和“英雄”一样是游戏中不可缺少的,那么“坏蛋”的价值应该是同样值得肯定的。虽然故事本身只是一个带些夸张的娱乐,但要是稍稍认真想想的话,这里所说的其实无意中涉及到一个极深刻的道理。 Continue reading “罗马书第六章读经笔记 Romans 6 study notes”

罗马书第五章读经笔记 Romans 5 study notes

救恩的果效

在前面,使徒已经阐明了救恩的重大原则,现在要来到救恩背后能力的根源,以及其实际果效,尤其是在人当前的生命状态和人“魂”的感觉和体验上的果效。真理,即救恩的真理,并非一些抽象的道理。 人在信心中接受真理后,必定要在圣灵的大能中发生实际效应。

第一个效应就是平安,或更直接就是和平(peace)。与神和好的平安。“我们即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5:1)。称义是人在生命本质上的司法位置,而与神相和却是人生命里可以感觉到的一个状态。然而这个状态的根基却不是我们的感觉,而仍然是在主耶稣基督里的信心。

这相和不是靠人的努力挣来的(那样的话会由于人的变化而改变),而是 神的恩典,这恩典是 神对我们的喜爱(favor),不是由于我们的可爱,而是在基督里的恩典,并且这恩典并非 神仅仅由于怜悯而勉强所做的妥协,而是 神在耶稣基督里荣耀的作为 (5:2)。

恩典是 神的荣耀!神越显出祂的恩典,就越显出祂的荣耀。但这一切不是没有原则没有根基地宽容,而是在耶稣基督里面发生的,因为这让罪人称义,让死人复活的,不仅仅是一个主观的态度,而是这全宇宙最大的能力,荣耀的能力。 Continue reading “罗马书第五章读经笔记 Romans 5 study notes”

罗马书第四章读经笔记 Romans 4 study notes

亚伯拉罕因信称义,不是凭行为

这一章是因信称义这个主题的继续。使徒在前面概括性的论述了犹太人和外邦人之后,对犹太人的特例继续论述。这里是亚伯拉罕和大卫的特例。 使徒强调指出,这些人不仅不是例外,并且是 神专门为启示因信称义的特别工作。

对犹太人来讲,摆在他们面前的第一是律法,第二是以亚伯拉罕为开始 神特别的工作。他们必定要拿这两件事来对照福音,如果有悖的话,他们就无法接受福音。

律法的事,使徒在前面几章已经阐明清楚了。现在就进入亚伯拉罕和大卫, 尤其是亚伯拉罕。使徒要回答的核心问题,乃是到底 神是在什么样的原则上 (即凭着什么)让亚伯拉罕称义呢?这个问题对犹太人来讲极为重要,因为即使他们承认在律法面前他们都服了(即认罪了),他们仍然会在亚伯拉罕身上存一份侥幸的心,觉得既然亚伯拉罕是他们的父,神又明明称亚伯拉罕为义人,或许犹太人虽然无法靠着律法称义,但是至少可以靠着继承亚伯拉罕而赢得某种特权或偏待(favor)。 Continue reading “罗马书第四章读经笔记 Romans 4 study notes”

罗马书第三章读经笔记 Romans 3 study notes

罪人以犹太人为代表的辩词

本章直到第20节,是前一章所设公义的检验命题的继续,仍然不是福音原则的本身。这个检验命题就是为着得出罗马书3:20那个结论,并引进福音。

这里,使徒将检验“公义的实际”的标准进一步用在犹太人身上。这个检验的标准在前面的第二章已经广泛应用过,并得出结论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神都要求“公义的实际”,没有偏待。但这里使徒再把犹太人特别挑出来,强调地说明一个共同的事实,即按照 神对公义的要求,没有一个人可以靠着自己称义的。

为什么犹太人这么特别,要如此特殊论证? 因为犹太人不服;不仅如此,并且因为犹太人是罪人能推举出来为自己辩解的最好代表。他们的不服还不只是人一种常见的情绪上的不服,甚至也不只是一种由于犹太人文化和传统的特殊性而有的骄傲所产生的不服;而是深层、根基上的不服,因为他们要抓住 神的作为本身为把柄,想反过来指认如果 神要定犹太人的罪,神就是否定祂的自己,甚至证明 神自己是不公义的。 Continue reading “罗马书第三章读经笔记 Romans 3 study notes”

罗马书第二章读经笔记 Romans 2 study notes

神公义的要求

罗马书二、三两章的主题并不是福音,描述的也不是福音的原则,而是公义按照律法的要求,作为前提,为福音铺设。看不到这一点,就可能误解这两章,甚至以为这两章与罗马书的前后自相矛盾。

罗马书第一章做了两个重要的宣告:神的义,人的不义。

关于人的不义,保罗给不义之人画了一幅肖像:装满了各样不义、邪恶、贪婪、恶毒,满心是嫉妒、兇杀、争竞、诡诈、毒恨; 又是谗毁的、背後说人的、怨恨神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誇的、捏造恶事的、违背父母的。  无知的,背约的,无亲情的,不怜悯人的。 他们虽知道神判定行这样事的人是当死的,然而他们不但自己去行,还喜欢别人去行(1:29-32)。

对照这幅肖像,常听到的反应是:“不像我。 这个不是我。” 真的吗?如果你把这幅肖像拿给天使和其他任何受造之物看的话,他们的反应会很简单、很清楚:我认识这个画里的,是 “人”(亚当的后裔)。

人正是不义之人,这包括所有亚当的子孙。

关于 神的义,罗马书是分两步从两个相呼应的角度说的。在罗马书里,要清楚区分这两样事:(1) 神公义的要求;(2) 义实际的满足。无论是阐述的角度还是语气、语义上,这两样事在罗马书里都是不一样的,如果分不清,就很容易误解罗马书,甚至以为罗马书是自相矛盾的。

正常情况下,用来满足要求的,应该和所要求的完全一致,才算完全满足了要求。但在 神的义上,我们面临的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情况,此情况的不正常导致一个不正常的结果,即所要求的和用来满足要求的,在表面上不一致,好像换了一个内容。但明白了福音,就会明白实质上不仅没有不一致,而是一个不正常条件下的完美一致。这里的 “不正常”是双重的:有一个负面的异常(人的罪),但又有一个正面的反常(神在耶稣基督里的奇异恩典),两相对应。

具体说,神公义的要求是在人行为的实际上,但事实上这个义的合法要求最后却不是在人的行为上得满足的,而是在信(faith)上实现的。这正是为什么叫“福音”的缘故,因为 “福音”是一件出乎人预料的事:本来应该在行为上满足,但实际上却在信(faith)上满足。换个方式讲,就是本该在律法要求的行为上显明义,但实际却是在恩典福音赐给的信(faith)上显明义。

因着这个缘故,罗马书第一章先结论性的宣告了福音(1:17);但为了说服人,又在第二、三章提出并检验 神公义的要求;之后又再回到福音并详细解释,是一个有节奏的三部曲。因此,二、三两章的主题不是福音,描述的也不是福音的原则,而是公义按照律法的要求,作为前提,为福音铺设。

具体,在宣告地上没有一个义人,一个也没有 (3:10;3:20)之前,罗马书进一步阐述人在 神面前的位置。从 2:1 到 3:20,罗马书阐述一个义的要求:神的义是以生命里面的实际 (Reality) 为准。而这个实际,若是按照 神的义的要求,应该在人的行为中找见才算数。罗马书把所有人都放在这个要求之下。然而,罗马书随后得出结论:地上凡属血气的,没有一个满足这个义的要求。这不是福音,这是坏消息。 而福音正是在这个坏消息的前提下被引进的: 义的实际是人里面隐秘的事,将在 神所定的日子由耶稣基督照着福音所言来审判。在那个审判中,原本无望称义的却称义了。这个出乎意料的惊喜是福音的特质。

明白这个论理的顺序,是明白罗马书的一个关键。

罗马书 2:6-11 就是 神的义要求的实例:“他必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 凡恆心行善、尋求榮耀、尊貴和不能朽壞之福的,就以永生報應他們; 惟有結黨、不順從真理、反順從不義的,就以忿怒、惱恨報應他們。 將患難、困苦加給一切作惡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 卻將榮耀、尊貴、平安加給一切行善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 因為神不偏待人。”

首先,为什么在第一章刚刚宣告 “义是出自信,又归于信”,“义人必因信而生”,在第二章里又要在人的行为里面刨根究底,并且说是按照个人的行为报应个人呢? 如果看不到第二章的这个前题,就会以为这里是前后矛盾的,但若看到这个前题,就看到使徒是以何等样的高度和深度阐述了一个人与 神之间关系的核心问题,让世上一切哲学和宗教思想相比之下皆如尘土。

罗马书 2:6-11 是在 神的义的实际 (reality) 这个大前提下,就着人的光景,使用合法的义的要求所设的一个检验命题,为的是“堵上人口”。

这里不是从恩典的角度阐述救恩的基本原则 (否则这里就和罗马书通篇所显明的主题矛盾了;难道保罗忘了他在第一章刚刚说的,并且在后面马上还要接着说的吗?)。这里是从律法的角度按照义的要求而所立的一个检验命题。因为 神要的是实际 (reality),于是 神第一个要看的地方就是人的行为。如果人的行为真的是按照 神的要求达到标准(恆心行善、尋求榮耀、尊貴和不能朽壞之福)的话,这人就是义人,神必将以永生回报人。

但是罗马书已经得出并且还要继续得出结论:凡属血气的,没有一个靠着律法的要求可以称义的。因此,这里的检验命题虽然本身是成立的 (不仅是成立的,并且为着堵上人的口,也是必须的),但其结论对人来讲却是一个灾难性的坏消息。这个灾难性的结论把人的口都堵上了,尤其让那些自以为公义的人,那论断人的,以为在道理上冠冕堂皇就可以不仅指责别人并且可以逃脱 神的审判的人,都哑口无言,因为 神要的是实际 (reality), 不是外表和模样。那些宗教和道德的外表,在 神的审判之中必都暴露无遗。

罗马书 2:1 到 3:20 把所有人都放在这个检验命题下,并不直接跳入结论,而是先按照这个命题的逻辑来论理。如果明白这个,就会不仅不觉得这段经文和罗马书的主题矛盾,反而惊叹圣灵的智慧和耐心。

同时,需要指出罗马书只是把人放在 神公义的律法要求下,就足以显明人的光景。人如果被放在基督的荣耀之下,岂不更加显出败坏的光景!那些自以为道德高尚的人,如果有圣灵的光照,可以来看道成肉身的耶稣。谁曾在生命里达到如此的完全,以至于他的身体在变化山上成为荣形? 又有谁因着他的圣洁,战胜了死亡,从死里复活呢? 这些不只是高尚的行为和人格,甚至也不仅是为了拯救众人的大能和恩典,而是人子(真人)生命荣耀的彰显,从反面说出我们人人都犯了罪亏缺了 神的荣耀。然而基督荣耀的彰显,不是为着定罪人,而是为着带领众人进入他的荣耀。这个层面的真理,不是罗马书所强调的,因为罗马书的重点是每个个人基本的救恩。在这个层面上人还不能看到并进入基督更高更大的荣耀。圣灵藉着福音书和其他的书信共同显明这个荣耀。

因信称义和义的实际

如果 神坚持要求义的实际,为什么又说 “因信称义”呢?

有人以为这是由于  神看到义的标准太高,人都达不到,所以就迁就一下,许可人“因信称义”,好像 神看到既然人实际上做不到,那就要求人至少有个主观的表示吧。

这是对福音颠倒性的误解。

许多人的问题是,因为认为“信”是主观的,所以如果说 “因信称义”的话,那 “义”也就是主观的,既不可靠,又廉价。这是人的思想跌倒之处。 神的义是客观真实的实际 (reality),是生命里的实际,是 神绝不会打折扣的实际。因信称义正是唯一保证这个实际的方法。你若有一点公平常识和经济头脑,一定会直觉地意识到用信来保证实际的义,这里有个很大的误差,或差价。 而这正是福音的核心,因为其中所有的差价,在耶稣基督里被填补。如果因信称义本身是一个公平合理的交易的话,耶稣就不需要死在十字架上了,而信耶稣也许就是这世上最没价值的信仰。

首先,神不是被动地、不得已地勉强许可因信称义;神是主动要求因信称义。其次,神要求因信称义的原因,不是因为迁就而降低标准。恰恰相反,正是因为 神绝不在义的实际上降低称义的标准。那义的实际,正是在耶稣基督里,是客观的、实际的、是完成的、是义的“实底”; 而得到这个义的实际的唯一方法和道路,是通过信。

是“信”让人得到所望之事的实底。不是人那个愿意相信的主观心态本身能成为人的义,而是通过信,在耶稣基督里得到义的真实实际,并因此成为义。这个实际,是 神所要求的,祂不会降低半点标准;而恰恰是由于 神在这个标准上的不打折扣,神才要求人因信称义,这一切皆因为一个值得重复的事实:称义要求义的实际,只有在基督里才有这个义的实际,而信则是在基督里得到义的实际的唯一道路和途径。

从人的罪,如何藉着简单的信就能达到基督极重无比的义呢?这是主的恩典所量过又填补的距离、是主耶稣亲自付上的代价。所要求的信,是一个简单的信,但却是诚实无伪的信。“信”,是打开宝库的钥匙,又小又简单,但却必须是正确的,不是随便一个伪造的貌似钥匙的东西就可以假冒的。这把钥匙是圣灵给人的一个最宝贵礼物。信虽然是通过人心运作的,但却不是人心杜撰的。人心要有反应,但感动却是来自圣灵。

千万抓住圣灵的感动,不要放过,如落水之人拼命抓住营救者的绳索一般。

经节要点笔记:

2:12:“凡沒有律法犯了罪的,也必不按律法滅亡;凡在律法以下犯了罪的,也必按律法受審判。” 这里中文的“必不按律法滅亡”是一句很简练的话,需要小心才不误解。这里当然不是 “按律法必不灭亡”的意思,而是 “必灭亡,只是在律法之外灭亡。”这正是本章检验命题的结论。

2:13: “原來在神面前,不是聽律法的為義,乃是行律法的稱義。” 同样,这不是救恩原则的阐述,而是本章检验命题的重述。

2:14: “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然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 外邦人没有领受 神的律法,但并没有任何借口让他们生命的实际逃脱本章所述的命题的检验。而且只要被检验,结论也是确定的。

2:15: “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裡,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 人良心中的是非之心是来自 神的,并非有些不虔不义之人说的,是一种“不开化的原始心态”。虽然这是非之心无法救我们,但却可以作为一个导向,引我们来寻求 神。

2:16: “就在神藉耶穌基督審判人隱秘事的日子,照著我的福音所言。”首先,审判的日子不是今天,也不是人所定的或所愿的日子。更重要的是,虽然审判的确是针对人的心,但审判的标准却不是人的良心。这是一个常常被误解的道理。人以为,“我只要不愧对良心,就不怕审判”,但实际上在审判的时候,第一个被审判的,就是人的良心本身,要判决良心是否对 神的公义忠实、完全又活泼 (faithful, complete and living)。 其次被审判的,才是人在是非之心上较量而产生的行为。

人所说的“对得起良心”都是相对于自己那个不健全的良心而言的。一个泯灭的良心、被玷污的良心,被扭曲的良心,或一个被贿赂的良心,即使人自己觉得完全无愧,如何能通过这个审判呢? 况且,这世上的人,就连自己那个已经是残缺的良心,也是无法说完全无愧的。

的确有人自认为他完全无愧于自己良心,并且这样的人为数不少。但那只是他的自我感觉。愿 神怜悯,靠圣灵开启并光照人心! 然而,即使能通得过自己的良心,也还是通不过那个审判,因为那里的标准不是人自己的良心,而是按照福音而言的耶稣基督。

2:17-25: “你稱為猶太人,又倚靠律法,且指著神誇口。。。” 神赐的律法果然比一般人的良知要清晰,这就给了犹太人一个优势。但犹太人照样最后要在审判实际 (reality) 的那日和外邦人一同被审判。

2:26:“所以那未受割禮的,若遵守律法的條例,他雖然未受割禮,豈不算是有割禮嗎?” 这仍是本章检验命题的应用。但是对律法的完全遵守,只有在耶稣基督里才可得以成全。  

2:29:“惟有裡面作的,才是真猶太人;真割禮也是心裡的,在乎靈,不在乎儀文。這人的稱讚不是從人來的,乃是從神來的。” 这是将来那以实际 (reality) 为标准的审判在人身上的应用。但这“真割礼”不是一个额外附加的标准。我们知道 (从罗马书和整个新约里),唯有真信心才产生真割礼。同时,也只有产生真割礼的才是真信心。因此这里仍然归结于信心,正是罗马书第一章所宣告的福音: 就着人的角度来讲,神的义,在耶稣基督的福音里,出自信心,又归于信心。但从 神的角度来讲,神的义,在耶稣基督的福音里,出自 神,又归于 神,正如这里所说:“這人的稱讚不是從人來的,乃是從神來的。”

这样就完成了福音的完全过程: 神的义,在耶稣基督里做成,藉着信心成为人的,又藉着信心成为人生命的实际 (而信心的一切工作,都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被 神接受,得了从 神来的称赞,这称赞又在信心中归给那为信心创始成终的主耶稣(同样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让父神的心意得满足。哈利路亚。

罗马书第一章读经笔记 Romans 1 study notes

书信和福音书

圣经新约可分为福音书和书信,其中福音书包括四福音书,广义上也包括使徒行传;书信则包括保罗、彼得、约翰、雅各和犹大书信,在广义上也包括启示录。

福音书呈现的是主所做、所成就的救恩,而书信则是圣灵展开解释主所成就的救恩。简单来讲,福音书是有关“发生了什么”,而书信则有关 “所发生的意味着什么”。

就福音书来讲,首先,是主做的,不是任何别人做的,更不是人想象的、希望的、创作的 (这是救恩和任何宗教的区别)。其次,是已经做的,完成的,不是仅仅被应许的、预言的 (这是新约和旧约的区别)。

就书信来讲,首先,是圣灵亲自解释的,不是人的理论和评论。其次,圣灵说话的器皿是使徒,而听众则是基督的教会。 Continue reading “罗马书第一章读经笔记 Romans 1 study notes”

创世纪第五十章读经笔记 Genesis 50 study notes

雅各回应许之地

雅各去世了。约瑟伏在他父亲的面上哀哭。圣灵似乎聚焦在约瑟和他父亲的关系上,没有提及雅各其他儿子们如何哀哭。反倒提到埃及人为雅各哀哭。当然不是说埃及人的哀哭比雅各其他众子的哀哭还重要。埃及人是为约瑟的缘故哀哭的,因此他们的哭声是约瑟哭声的回音,共同说出约瑟对父亲的爱和尊重。因此在这里,只有约瑟和雅各。所有别人都消失在背景之中。是约瑟在送别爱他的父亲。

约瑟为他父亲送别的细节进一步说出约瑟和他父亲一生的关系。这不仅是情感上的,而且是属灵的关系。他们是最美好的父子关系。看到这样的父子,让人更深理解什么是父亲,什么是儿子,也让人禁不住从反面想起主耶稣讲的那个浪子的故事。不知道父亲在一个像约瑟这样的儿子身上所得的,如何知道那浪子的父亲在浪子身上所失的? Continue reading “创世纪第五十章读经笔记 Genesis 50 study notes”

创世纪第四十九章读经笔记 Genesis 49 study notes

雅各临终告诉以色列众子未来的事

把约瑟和他两个儿子单独安排好后,雅各叫了他的儿子们来,聚集在一起,把日后以色列必要遇到的事告诉他们。雅各珍重地宣告:“雅各的兒子們,你們要聚集而聽,要聽你們父親以色列的話。”创 49:2。这不是一个一般的临终遗言。这关乎到以色列的前途,从地上到永远。

雅各的话是分开讲给每一个儿子的。他共有十二个儿子。他是按照他们的出生排行顺序讲的。但要明白雅各的话,必须先看到一个前提: 在所有十二个儿子中,约瑟、便雅悯和犹大各自处在一个独特的位置,并且他们三个人之间又有一种特殊的关系。 Continue reading “创世纪第四十九章读经笔记 Genesis 49 study n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