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

新约圣经里,谈到婚姻和夫妻关系最多的,要算哥林多前书7章和以弗所书5章。如果仔细对照这两章圣经对婚姻的论述,应该会感到其间有着很大的反差。哥林多前书7章中,使徒保罗对婚姻的态度,似乎有一种“姑且认可” 的态度 (结婚不算做错事,但并不是上好的选择);而以弗所书5章中,同样是使徒保罗,却把婚姻提到属天的境界,预表基督和教会的“极大奥秘”。 Continue reading “婚姻”

西奈山下,和锡安山上

最近这边的弟兄姊妹主日在读出埃及记。我实在感到,不知不觉有些弟兄姊妹显出一种倾向,以为自己来到了西奈山下,在聆听 神的律法。

当然,如果要是挑明这样说,谁都不会承认,但问题是,我们不知不觉把自己放到了西奈山下,人天然的生命不仅没有警觉,反倒觉得很属灵,很神圣,很靠近 神。我们开始讲 “宗教正确”(religious correctness)的话,却不知道自己离开了锡安山, 中了仇敌的诡计。

愿圣灵开启我们,保守我们。我们今天是在锡安山上,不是在西奈山下。旧约是 神的话的一部分,我们必须认真去读,但是我们今天只能在基督里边去读旧约,也必须从旧约里面读出基督,否则读旧约不仅仅对我们没有益处,而且会有害处。

安息日

「你们务要守我的安息日;因为这是你我之间世世代代的证据,使你们知道我耶和华是叫你们成为圣的。」出埃及记 31:14。

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安息日竟然成为祂和犹太人尤其是法利赛人之间一个极大的冲突来源。并且从福音书中可以看到,那个冲突绝不是偶然的,也不是少数一两次,而是反复出现,明明是主自己刻意把犹太人显露在一个无法逃避的矛盾之中。

在主的眼里,安息日恰恰是一个试金石,可以显出犹太人的真实光景。那些自以为“恪守律法” 的人,其实恰恰是不懂 神的心意,活在死亡之中的人。

稀奇的是,到了今天,这个矛盾仍然存在。当然,今天很少有基督徒会认为我们还应该像犹太人那样,守安息日。从这个角度,这比起法利赛人来讲,是一个进步。但基督徒却还是常常并不明白安息日的正真含义。

最常见的误解,是以为安息日是 神为了自己的某种目的而加在犹太人身上的,是犹太人的一种 “负担”。 而稍属灵一点的人又会马上补充一点:虽然是负担,但却是神圣的负担,所以对犹太人来讲是应该的,是他们对 神的一个起码责任。而应用到今天,则是这样一种思想:我们虽然不需要严格地守安息日,但我们还是应该对 神就安息日抱同样的态度,好分别成圣。

但岂不知这种理解和当初犹太人(尤其法利赛人)的理解正是同出一辙的!今天有这种想法的人,估计如果放到当时主在地上的场景中,看见主反复在安息日行神迹的时候,所做出的判断可能是和那些犹太人的不会有什么两样。

最近听到就出埃及记31章有关安息日的一些交通,其中很强调一件事:安息日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分别为圣的责任。(当然,这里的意思也并非是我们应该按日子守安息日,而是说在灵意上的安息日。)

然而 神的意思不是这样的。不仅仅就具体日子本身不是这样,而且 神整个有关安息日的心意都不是这样。

正如主耶稣自己说的,安息日是 神赐给犹太人好处,是犹太人的利益,不是 神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加在犹太人身上的责任。

「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立的。所以,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 马可2:28 。」

「我耶和华是叫你们成为圣的。」 出埃及记 31:14b。

也就说,旧约时并不是因为有一个特定日子 神特别感兴趣,就要求犹太人分别出来成为圣。就今天在新约里来说,也并不是说,神为了要得到我们的某一段时间或者我们的某些精力,就要求我们来分别成圣。

不是。 神用安息日来代表祂自己的安息,而神的安息,是一个有关 神的奥秘,绝非人想象的,好像是 神工作累了,就休息了,或者说 神嫌这世界纷乱,就超越一下。安息是 神本性中大能和荣耀的表达。祂拯救我们,就是要让我们与祂的安息有份。安息,不是让人在路上歇一下方法,而是最终目的。不是让我们在这地上享受一下,或者暂时超脱一下,而是在永远里面进入祂的安息。

神在安息日里的目的,既不是要让一个日子成圣,也不是要让我们的部分时间和精力成圣,而是要我们整个人成为圣的。

而这个成圣与祂和我们的约之间绝对分不开。这是旧约的本质,也是新约的本质,只是旧约里,神使用一个日子来表达,而在新约里 神在我们整个新生命里面来表达。

按照旧约,犯了安息日诫命的人必被除掉;按照新约,没有主耶稣生命的人,必不得永生。这是两约各自的本质。

在旧约里当耶和华给摩西吩咐了会幕的建造之后,郑重强调了以色列人要世世代代受安息日为永远的约这件事。之后就把法版交给了摩西。

在新约里,当主复活之后,郑重地把平安,即祂自己的平安,特地留给了门徒,然后又把圣灵赐给了祂的教会。

犹太人,由于他们的心刚硬,就错过了救恩。这不是因为他们在有关安息日的事上的观点与主作对,所以受了惩罚而错过了救恩 (这是天然人愚顽天性中很自然的一种理解),而是因为他们的心刚硬,落在死亡之中,与福音自然隔绝。主只是拿安息日作为一个试金石,把人心显露而已。

今天也是这样,一个人不得救并不是因为在福音这件事上抱了一个和基督徒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而受了惩罚,而是因为人的心刚硬,落在死亡之中,自然就与救恩隔绝,而圣灵用基督平安的福音,也像试金石一样把人心显露而已。

但今天还不是最后的审判。有一天时间将到,神要用基督福音的奥秘来最终审判人心。罗马书 2:16。

安息,神自己的安息,是 神要赐给我们的最高利益,是为着我们每个信的人在基督里的好处。

「所以,我们务必竭力进入那安息,」 希伯来书 4:11。

建造圣殿的聪明智慧

旧约出埃及记31章,会幕的建立。耶和华不仅对会幕的建立有详尽的指示,并且安排了巧工来实施。

这些巧工所需要的技能其实是以色列人原本没有的。并非因为以色列人不够聪明,而是因为用来建造会幕的技能和以色列原本所擅长的完全不同。

以色列人的祖先原本是牧羊的。在埃及四百余年,后来沦落为烧砖的。他们的手是何等样的低贱!他们如何能够有能力有资格来建耶和华的会幕呢。

但是在 神的经济(economy) 里,祂另有供应和安排。祂用祂自己的灵来充满户珥的孙子、乌利的儿子比撒列,使他有智慧,有聪明,有知识,能做各样的工,能想出巧工,用金、银、铜制造各物,又能刻宝石,可以镶嵌,能雕刻木头,能做各样的工。神又分派但支派中、亚希撒抹的儿子亚何利亚伯与比撒列同工。

这是旧约,而我们今天生活在新约时代。

今天谁是会幕,谁又是会幕的建造者呢?

神眼中真正的会幕(后来是圣殿),不仅仅不是今天人眼所见的所谓教堂,甚至也不是人眼里所见的基督教组织。基督的身体是会幕(圣殿),而基督的身体正是祂的教会。这个教会并不是肉眼所见的教会组织 (更不是教堂建筑本身),而是在生命属性上属基督,被圣灵亲自所建造的

读旧约常常犯的一个错误,是把旧约的情况当成一个简单的比方应用到新约中。比如,看见摩西,就以为摩西一定是对应着今天的教会领袖(其实不然,旧约中的摩西,就预表的范畴来说,代表的是基督,并不是教会领袖)。 而在出埃及记31章中,则会很容易认为比撒列就代表着基督徒中能干的可以为神工作的人。其实不然。神用祂的灵所充满比撒列来建造旧约的物质的圣殿,并不意味着在新约时 神也是像使用比撒列一样直接使用被圣灵感动的基督徒来建造基督的教会。这种直截了当的比方虽然乍一听非常合理,也非常容易理解,但却是不符合新约的启示的。

「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以弗所书 2:10a。

这句经文中原文的 “工作”,并不是一个抽象的工作 (job), 而是指一件作品 (a product,  workmanship)。

我们是神的工作。虽然在另一个层面我们也是 神手中的器皿,并且与 神同工,但从最本质的含义上,以及 神的目的来看,我们是 神的工作。

我们不是建筑师。我们是被建造的材料。圣灵自己才是建筑师。圣灵是比撒列。

旧约时的圣殿是物质的,于是 神就指定了一个特定的巧工,并且同时给他指定了一个助手。而新约的会幕(或圣殿)则完全是属灵的,圣灵自己是其建造的巧工。而教会则是被建造的会幕。而就工作来讲,我们只是亚何利亚伯,是助手。

“我们是神的工作,” 这样的话基督徒都很会讲,但实际上我们常常并不以为然。我们常常以为我们是在帮助 神工作,但忘了我们正是祂手中的工作。连旧约中的物质的会幕,人都不可以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做,而必须用圣灵充满的聪明和智慧来做,更何况今天属天的圣殿!

我们唯有顺服圣灵,让祂亲手制作我们,做成基督的身体,满有基督生命的属性。到最后, 神所看的是我们里边基督生命的属性,而不是我们在外面所做的工作。

神说:「要有光」

神说:「要有光」(创世纪 1:3)。

神说:「天上要有光体,…」(创世纪 1:14)。

读创世纪第一章,可能会对 1:3 与 1:14-16 之间的关系感到困惑,甚至觉得似乎是矛盾的。

这个困惑往往是由于一个误解导致的。

回到创世纪 1:1: “起初,神创造天地。”

创世纪 1:1 是宇宙性的,也是概括性的。所有的物质,包括光,在创世纪 1:1 里已经被创造了。 

从创世纪 1:2 开始,一切都是一个从地上的位置来看的,不是从天上,也不是从宇宙的范畴看的。

所以,甚至创世纪 1:3 第一日“要有光” 那里,也是从地上的角度说的,并不是创造光 (那是发生在创世纪 1:1 的),而是让地上看见光。

就像福音一样,每个得救的人都有 “要有光” 的那个时刻,但是救恩却不是在那一时刻完成的。救恩是耶稣在十字架上完成的。如果说的更根本,则是在创世之前就靠着被杀的羔羊完成的。

而到了创世纪 1:14-16,是第四日,那里是 神利用天上光体对昼夜的管理。1:16里的那个 “造” 和 1:1 那个 “创造“ 在圣经原文里是两个不同的字。“创造” create(bara) 是从无生有;而 “造” fashion or “do“  (asah) 则是一种特定的安排、布置或变化。

因此,创世纪 1:16 那里的 “造光体“ 更准确的说是现出光体,并不是 “创造光体”,而是已经被创造的光体所发的光在一个新秩序中的具体体现和应用。创世纪一开头时,神就已经创造了光体包括太阳。 后来的第一日, “要有光”,是从地上看的,是 神让地亮起来。

对光学不熟悉的人常常有个错觉,以为只要太阳存在,地球上就肯定是亮的,因此第一日 “要有光” 不可能是在太阳已经被造的之后,即太阳已经存在的前提下,让地球亮起来,而一定是首次创造光。

其实不然。仅仅太阳存在,地球上不一定是亮的。地上亮,同时也是因为 神为地所创造的大气层对太阳光的散射,才导致在地上的人眼中是亮的。

这也正是为什么宇航员离开了地球大气层后,虽然离太阳近了一些,反倒周围全变成黑的了。这真可谓,“光照在黑暗中,黑暗却不认识光。”

第一日后,地上已经看得见光,白昼是明亮的。但从地上的角度看,这光一开始却是弥漫的,有光亮,却看不见明确的光体。

也就是说,那时这地虽然得以见光,并接受光的温暖,但却不知道光的来源;并且虽有昼夜之分,却每日重复,没有记号可以用来定节令、日子、和年岁。

同样,今天许多人的生命也正如此。虽然在基督的光照下,感觉并享受到基督的亮光和温暖,从而生命得以存活,但却看不见,甚至意识不到基督作为“光体”的明确身位,常常不知道这光乃发自天上,普照下来的(并非出自这地上),更没有在基督里对时令(时代以及光阴里的时机)有分辨和把握。

但是第四日时,神說:「天上要有光體,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 並要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感谢主。 这是有生命之前的一个必要条件。植物可以仅靠光的效应就生长(第三日发生的事),但真正的生命却需要在天上的光体明确普照和管理。

今日我的生命是仅仅靠着光的存在(主的怜悯)得以存活呢,还是仰望天上那明确的光体,受其管理,并得以在分辨中兴旺呢?

为什么许多基督徒选了特朗普?

本次大选中,以福音派为代表的基督徒群体领袖们,在很深的犹豫中,基本在2016年夏天的时候已经做了决定,要支持特朗普 (Trump)。

主流基督徒,作为个人,大多数在最后的选举中也感到不得不选择特朗普。这个事实的确是这次大选的一个重要因素,虽然不是唯一重要的。

但是,敬虔的基督徒,都是在痛苦中投的这张票。

我之所以用了 “痛苦“ 这个字,是因为这是敬虔基督徒在为特朗普投票的时候真实的感觉。

They had to choose an ungodly man to do Godly things. (他们不得不选一个不敬虔的人来做敬虔的事。)

这就是他们的痛苦。

许多有关这次选举的评论中,提到基督徒选择的时候,说基督徒是本着 “基督徒价值观“ 投票的。这是真的,但是许多人可能会错以为 “基督徒价值观“ 是基督徒所相信的最深层的观念。

实际上,在敬虔的基督徒心里,人所在的最根本最基础的位置,并不是一般所说的 “基督徒价值观“,而是纯正的信仰本身,而这两样是有区别的。

具体来讲,在相信圣经的基督徒眼里,人的位置的第一层 (即最根本的位置),是纯真的信仰,第二层才是道德,第三层则是价值观,而第四层才是社会秩序。

这里面的顺序有着实质的含义。有了最底层即最根本的信仰,就有第二层的道德,也就会有第三层的价值观,然后也就会有第四层的社会秩序。这是一种最自然并且最有生命力的结构。

并且从根基到上面各层,有一个放大效应。全社会即使只有20%的人有纯正信仰,就可以在50%的人中产生基督徒道德,在80%的人中产生基督徒价值观,并且在整体社会实现接近完全的秩序。

在这种结构下,虽然这个社会并不一定是完美的 (因为社会是由各种各样的人组成的,并且每个人在神面前都是罪人,包括基督徒),但是它里边有一个最基本的结构,是非常稳定的。

为什么?因为这样,秩序不是靠法律强制出来的,而是从价值观生出来的;而价值观并不是靠宣传来的,而是从内在道德来的:而道德并不是教育出来的,而是从真实的信仰生出来的。

从美国初期创立到国家独立,直到二战结束那段历史,不管美国社会有多少问题,背后的那个结构是一直非常明显的。

但是自从二战结束以后,尤其是七十年代后,美国开始走下坡路。这是从美国人开始渐渐离开 神(上帝),离开纯正信仰开始的。

信仰影响到道德,道德又影响到价值观,甚至渐渐的价值观也影响到秩序了。

美国人忘本变质了。

原本他们所拥有的是一个有生命的体系 (从中延伸出一个合理的政治体系),但现在却越来越只成了一个政治体系。

生命体系的特点是有机生长,但政治体系的特点则是交易。

生命体系像一棵树,从根到干到枝子到叶到果,是长出来的。而政治体系则必须权衡和交易,以牺牲这个来换取那个。

于是就发生了这些交易。

第一个交易,美国人先是以牺牲纯正信仰来交换道德:

“信不信没关系,只要在道德上像个基督徒就行。”

第二个交易,以牺牲道德来交换价值观: 

“道不道德无所谓,只要在价值观上符合基督徒的价值观就行。”

第三个交易,以放弃价值观来换取秩序:

“价值观是什么样无所谓,只要还能保持秩序就行。”

其实在某种意义上说,上面这三种交易在同时发生,在不同的人群中,在不同的层面上。

大体上来讲,自由主义者 ( liberals)基本上已经彻底进入了第三个交易;而不考虑信仰的保守派 ( secular conservatives)还挣扎在第二个交易中。主流的基督徒则挣扎在第一个交易上。

只有少数信仰纯正的敬虔基督徒,还在持守,不愿妥协。

但即使这种持守,也只限于在个人或者是亲密群体的范围内。

大选,却把一切都赤裸裸的揭开,强迫人做一个选择,哪怕是非常痛苦的选择。

没有任何一次大选,像这次这样,如此明显的反应这个痛苦。

并非说过去的美国总统都是完美的。但过去的确曾经有许多信仰纯正的美国总统。
即使在信仰方面相对比较弱的总统,在道德上也多属于传统的基督教道德。

而即使在一些道德上不是很受人尊重的,至少在价值观上属于传统的基督教价值观。

尤其重要的是,尽管美国人并不是在选完人当总统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是在过去从来没有一个总统,在竞选的时候,其不敬虔的人格和道德就已经完全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并且并不引以为耻,反以为自豪。

过去都是在竞选的时候表现的还不错,但后来暴露出实质问题的。

但这就是特朗普为什么如此特别的原因。神似乎特意把美国人所做的这个政治交易,藉着大选在每个人的眼中、心里都完全显明,将其实质曝露在众人眼前,让每个人的选择,即使痛苦也无法含糊其辞。

这个被暴露的事实乃是: 既然信仰已经被排除在秩序之外,你们现在只能以牺牲道德来换取价值观。

神并不是在称许人的选择,而是让美国人明白这个国家已经到了什么样的光景。

对自由派的人来讲,他们并不面临这个痛苦选择,因为他们已经放弃了基督徒价值观。他们只要自由,只要民主,也就是说只要上面所说的结构中第四层的那个结果,即秩序。

他们忘了,美国的民主制度并不是因为美国人比别人聪明的功劳,而是在信仰这棵树上所结的果子。

他们离开了信仰,却为他们的民主制度(即秩序 order)骄傲。

但是保守派却必须做一个痛苦的选择。而对大部分人来讲,他们并没有别的选择。

这就是特朗普当选的道德背景和价值观背景。这虽不是本次大选结果唯一的决定性因素 (因为经济问题和国家安全问题,都同时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但却是一个重要因素。

这就是为什么小子在去年6月份曾说,”特朗普现象是美国的悲剧”。

就着特朗普的政策以及价值观来讲,由于他比较倾向于基督徒价值观,所以只从眼前的局面来讲,是一件好事。但是特朗普当选这件事本身,尤其是只有特朗普这样的 “保守派“ 才能当选这件事,其背后的原因,的确是美国悲剧。

基督的俘虏

加拉太书在基督的教会早期脱离犹太教的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在属灵的含义上可以说是一部圣灵亲自发表的 “独立宣言”。 我们今天得享在基督里的自由,要感谢圣灵藉著使徒保罗所写给祂教会的这封信。

但这次再读加拉太书,我看到的不是那个大图,而是稍稍有点身临其境的感觉。

一是我被放在了加拉太人的位置,我有一种劫后余生, “好险哪!” 的感觉。而我过去总暗暗觉得加拉太人实在太笨。

二是我也被放在了那些来搅扰加拉太人的犹太基督徒的位置,我有一种害怕“那就是我”的感觉。而我过去总觉得这些人太坏。 

无论是被搅扰的,还是搅扰人的,他们心中被引发的主要机关,并非无知,而是人肉体的骄傲。 Continue reading “基督的俘虏”

唯有信心,藉着爱发生功效

“原来在基督耶稣里,受割礼不受割礼全无功效,唯有信心藉着爱发生功效。(直译)加5:6。

“他们那些受割礼的,连自己也不守律法;他们愿意你们受割礼,不过要藉著你们的肉体夸口。”  加6:13。

加拉太的弟兄姊妹们所遇到的,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有从耶路撒冷来的有权威的人(很可能是称由雅各那里来的),对他们的救恩和属灵光景显出极大的关心,要让他们行犹太人的规矩(以割礼为首)。他们就动了心。

我们今天也许觉得加拉太人很笨,竟然看不出那个要求的错误。但实际上,想想他们所经历的,对照我们今天的经历,我们也不要夸口。来到他们中间的,是从耶路撒冷来的“超级信徒”,显得极为敬虔,又有属灵权威。并且他们来,所表现的目的并不是要让加拉太的弟兄姊妹门在属灵的追求上放松,而是要更上一层。 Continue reading “唯有信心,藉着爱发生功效”

葡萄园中的凤仙

“我以我的良人为一棵凤仙,在隐基底葡萄园中。” (歌1:14)

这是雅歌中的新娘所用的许多比喻之一,来表达她的良人在她眼中的宝贵价值。新娘是如此爱她的新郎,他在她心里是如此宝贵,她找世上最美好的来比喻也还嫌不够。

新娘先说,“我以我的良人为一袋没药,常在我怀中。” (歌1:13)  又紧跟著说 “我以我的良人为一棵凤仙,在隐基底葡萄园中。” (歌1:14)

无论是怀中的没药,还是葡萄园中的凤仙,都说出新娘和新郎之间的特殊关系,以及新郎在新娘心中的特殊价值。没药强调的是其贴近胸怀的气息和专一(devotion);而凤仙(Kopher)强调的是其独特价值。原文 “Kopher” 同时是 cover,atonement (遮盖、赎罪)的意思 (因为凤仙常用来做染料覆盖其它不好的颜色,又有医治的功能,故此得名)。 Continue reading “葡萄园中的凤仙”

The Holy Spirit will not work with our hypocrisy and self-righteousness

Thanks to a brother’s sharing of his earlier experiences, I had a glimpse of the “first love” (Rev 2:4) which one gathering had in the beginning about 20 years ago.

The gathering gradually left the first love.  A great treasure has been lost since then — A treasure in the Lord’s eyes, and a treasure to those who love the Lord.

The assembly came under attacks through flesh, manifested not only in spiritual ignorance but also in hypocrisy, self-righteousness and spiritual pride.  They developed invisible rules attempting to fight against flesh, but failed to allow the Holy Spirit to act on His own prerogative.  They failed to trust the Holy Spirit and His power in the body of Christ.

The Holy Spirit always demands absolute authority and Christ’s headship so that we may experience true death and true resurrection.  The Holy Spirit insists on this because this is the only way the body of Christ works.

But tragically, Continue reading “The Holy Spirit will not work with our hypocrisy and self-righteous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