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 walking

「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原文 ‘行走在新生命里’),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裡復活一樣。」罗马书 6.4。

「…不隨從肉體、只隨從聖靈 (原文 ‘不照着肉体行走,照着圣灵行走’)。」 罗马书 8.4。

「…行事為人要端正 (原文 “要走的端正”)。」 罗马书 13.13。

「因我們行事為人是憑著信心(原文 ‘靠着信心行走’),不是憑著眼見。」格林多后书 5.7。

「看見他們行的不正,與福音的真理不合(原文 ‘看见他们没有正确行走在福音的真理里’)。」加拉太书 2.14。

「行事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虛妄的心行事。(原文 ‘不要像外邦人那样行走在他们心思的虚妄之中’)。」 以弗所书 4.17。

神的话中,频频提到我们如何走路这件事。

当然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个比喻。“行走” 或 “走路” 是指着我们的行事为人而言。而我们所熟悉的中文圣经也正是这么意译的。

但是神的话使用比喻,并不是随便找个方便的用语或照着某种语言习惯就讲出来了。基督徒的生活,真的是一种的行走,和人走路有一个真实的相似 (parallel)。从婴孩开始学会走路,到走路的方式,都是如此,其中有客观真实的律,并非是随心所欲的。

我们平时提到人走路这件事,一般涉及到的是“往哪走(道路)”,“如何走(原则、方式)”、以及 “走多远 (能力)”,等。 所有这些行走的要素,都有和属灵的行走对应的原则,各自都有很重要的道理。

但是还有一个有关行走的要素,或许是更基本的,涉及到一个我们不常意识到的事实。

这就是,人从一开始学走路,到以后一直走路,都是一个与“地心引力 (gravity)” 交涉的过程。一个人从初学走路一来,他除了逐渐在成长中操练他的肢体以外,就是一直用他的双脚在和地心引力这个现实较量 (struggle) 和“交涉 (negotiate)”。每一步都是一次的交涉。他后来能行走自如,并且不意识到地心引力的存在,但这并不是因为地心引力消失了,而是因为他学会了如何在地心引力这个客观条件下行走。

一个正常行走的人,就是这样,一方面,虽然有地心引力,但我们能行走;但另一方面,虽然我们可以行走,我们却无法飞翔。我们只能走。等主回来后,我们都得了一个新的身体后,就不会有这个较量和局限了。但那是另一个话题。

设想一个人,如果他从来都不站起来举步行走,那是何等无能;但也设想另一个人,如果他每一步总是想往上跳,不正确行走,在他身体与地心引力的较量中多做无用功,那又是何等地无知。

最近看到一个对话,一个企业界的领袖谈到当今个人和企业都面临一个挑战,即多变性 (uncertainty)。他讲到,由于他自己多年的 practice and discipline (操练和自律),对他来讲多变性的客观环境已经是一个正常的现实。他在多变性的条件下决策、运行,对这个外在条件的感觉已成为第二天然 (second nature),并不占据他的心思,就如走路时并不意识到地心引力那样。

多变性对所有人来讲都是一个挑战,但这和地心引力对人是个挑战是类似的。学会在多变性条件下运作的人,并不能让那个客观条件消失,而是像学走路一样学会了在那个条件下行走。

这是我们肉身生活的经验,其中也比喻着一个属灵的道理。神要我们在新生命里按照新生命的样式,跟随圣灵在地上行走。一步一步来走。踏踏实实地走。脚下的路、行走的腿脚、身体的体力,神都有预备,用来和时刻存在的“地心引力”以及多变的环境交涉。压力和限制并不消失,但我们的心并不放在这些环境上而因之焦虑,却安稳地落在主身上,里面的平安并不随与环境的较量而起伏。

属灵生命最基本最重要的操练就是这表面上平淡又简单的行走。这并非说我们属灵的行走会像我们平常走路那样简单容易,但是我们应该明白并接受 神的话用行走来比喻我们在地上生活的用意。

蒙福的基督徒,这是可行的生活!让我们好好行走。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