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酵的祭和有酵的祭

圣经利未记难读是众所周知的。然而这卷书是 神藉着献祭和祭司制度的详细安排,显出 神在基督里惊人的智慧,是非常重要和宝贵的一卷书,读经的人不能轻易跳过。

在进入利未记深入学习之前,我们需要留意一个很重要的读经原则。虽然这个原则是一般性的,对读圣经的任何部分都同样适用,但是在读利未记这样一卷复杂精妙的书时,会显得格外重要,否则我们就让自己的聪明或无知欺骗了。

这个原则乃是,读经时必须得有一个基本的前提,就是 神的话不会自相矛盾。这本身是一个前提,而不能仅仅是我们自己表观推理的结论。

同时,在对照几处不同的经文时,有时候需要确定其中哪一句经文是绝对的,不带条件的,不受上下文的影响。如果有这样的经文,我们就需要把其中的真理当成一个优先的条件,并依次应用到圣经的结构中。神的话是有结构和规模(模式 pattern)的,绝非仅是一些智慧言语的罗列 (“那纯正话语的规模。。。”, 提摩太后书 1.13)。

在此前提下,如果我们理解和推理的结论和这个前提是一致的,那感谢赞美主,说明我们的心窍向 神的话开通了。但如果暂时不能,我们只能把问题留给圣灵。我们不能本末倒置,把我们的推理和理解当作前提,结果自作自受,陷入自挖的陷阱和自制的网罗之中。

依着上面这个原则,我们可以来思想一下利未记中一个比较难懂的规定。

为什么所献的祭有些是要求无酵的,有些则要求是有酵的?

利未记 7.12-13:

7.12 “他若为感谢献上,就要用调油的无酵饼(unleavened cakes)和抹油的无酵薄饼,并用油调匀细麵做的饼,与感谢祭一同献上。

7.13  相对着这些无酵饼(against such unleavened cakes),也要献上有酵的饼(leavened bread),和为感谢献的平安祭,与供物一同献上。”

注意这里和感谢祭一同献上的有两种不同的饼,一种是无酵的饼,另一种是有酵的饼。

在和合本的翻译里,“相对着这些无酵饼 (against such unleavened cakes)” 这个描述没有被翻译出来,导致在语义上过度过快,使许多读经的人觉得困惑,为什么刚刚献了无酵饼又要献有酵饼。

这里原文中 7.13 开头的一个介词 “על ‛al”, 表示一个针对的关系,英文常常被翻成 “against”(但原文并没有 “反对” 的意思),指一个针对的相应关系,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按照顺序的排列。由于中文没有一个合适的介词可以对应的,这个词常常无法直接翻译,只能靠上下文来贴近。

所以,这里有酵的饼是特地与前面的无酵饼对应,一同献上的。这里绝不是多样化的罗列,而是有特定并且美好的含义。

在原文中,7.12 里边的 “饼” 和7.13里边的 “饼”,也是不同的词。7.12里的无酵饼是一种相对比较薄的,并且中间带孔的 cakes,而7.13里边的有酵饼则是大块的厚实的 bread。前者一般不是用来平日生活中吃的,而是专门献祭的,后者则是日常的食物。要知道以色列人平时吃的饼是有酵的,只有在特殊节期尤其是逾越节的时候,他们才按照神的吩咐吃无酵饼。

“他们用埃及带出来的生麵烤成无酵饼。这生麵原没有发起;因为他们被催逼离开埃及,不能耽延,也没有为自己预备甚么食物。” 出埃及记12.39。

所以要看到 “酵” 指的不仅仅是那个物质本身,它还跟时间和时机有关系。以色列人离开埃及的时候,他们吃无酵饼,是因为面对着 神的催促,他们没有时间发酵。这个表面上的仓促实际上却是他们与 神真实关系的写照,也是他们的福气。 埃及人可以继续安稳发酵,但却没有与 神有关系的福气。从此以后有了两个国度,埃及(世界),以色列(神的国)。

以色列人进入旷野之后,神亲自命令将当时的状态成为以后逾越节永远的定规。

在没有 神显现的催促之下,人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为自己着想,并且也有足够时间如此着想。但当我们面对 神,神向我们所要的首先是一个敬拜的心,与之伴随的是一个快快离开世界,与之分离的催促。神不允许人自我中心的思想掺杂在里边,因为这是 “酵”,本质上这是人的罪,是肉体,与世界为友,与神为敌。

这一点在创世纪18章19章里边也显明出来。 那里,“酵” 或 “无酵” 这个概念在圣经中头一次出现。当耶和华和天使忽然出现在亚伯拉罕面前时,亚布拉罕全部的思想都被吸引到了这三位客人身上(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他全部忘了自己),仓促(蒙福的仓促!)之中请他们吃饭,给他们吃的是临时速速现做的饼(创世纪 18.6)。无疑这饼是无酵的,因为完全没有时间发酵。在19章那里,罗得也做了类似的事,并且圣经明确说吃的饼是无酵的(19.3)。

神来与人相会,人给祂的必须是他的真心。喜出望外的人应该对 神有急促真实的反应(来不及发酵的那种反应),这是真正敬拜的灵,这是无酵的心,并不带着过去所积累的发酵物。并非所有的人都有这个,因为这是新生命的特征。

因此,向 神献上的素祭必须是无酵的。因为素祭是在基督里的敬拜,是 神要求祂的百姓脱离罪而有的一个生命形态,是我们与世界分离与基督联合的基本标志。

然而, 神要我们献上的不仅仅是真诚纯粹的敬拜。祂要我们把全部的生活献上,由那有酵的饼代表,一起都真实的和素祭摆在一起。

从首要的意义上说,神这样做并不是为了从我们的生活中挤出更多的好处为祂,而是要让我们的生活因为跟素祭一同献上,就沾了光。

虽然我们的生活不可能完全脱开罪(这体现在那献上的饼里边是有酵的),但我们必须诚实的献上。虽然带酵的饼并不能烧在祭坛上成为馨香的火祭,但是 神还是要我们近前来,向祂完全敞开,仍然得以存活,仍然被 神接受。

同时,从另一方面,虽然 神允许我们把带酵的饼献上,但我们不可心安理得,甚至自以为是、得意洋洋。这不能被放到祭坛上的祭,难道不是一个严肃慎重的提醒吗?

神是轻慢不得的。

“起首的供物”和 “初熟之物的祭”

2.11 「凡献给耶和华的素祭都不可有;因为你们不可烧一点、一点当作火祭献给耶和华。

2.12 这些物要献给耶和华作为初熟的供物,只是不可在坛上献为馨香的祭。

2.14 若向耶和华献初熟之物为素祭,要献上烘了的禾穗子,就是轧了的新穗子,当作初熟之物的素祭。

由于中文的翻译,导致在利未记 2.12和2.14里边,“初熟的供物” 和 “初熟之物的素祭” 很容易混淆在一起,以为是同一个祭,同时又因为前者明显是带酵的(因为 2.12 里 “这些物” 指的是前面 2.11 里边所禁止的酵和蜜),后者则是无酵的素祭,所以就可能在理解上产生混乱,误以为神的话自相矛盾,前面明明说了素祭不可带酵,但这里初熟之物的素祭却是带酵的。

但是,这里 “初熟的供物” 和 “初熟之物的素祭” 是分开的两个不同的祭,前者不是素祭,后者是素祭。同时,这里边的两个“初熟” 在原文里面是不同的字。“初熟的供物” 中用的词是 ראשׁית (rê’shı̂yth),更准确的翻译应该是 “起首的供物” 或 “首祭”,而 “初熟之物的素祭” 中的 “初熟” 则是בּכּוּר (bikkûr, firstfruit)翻译为 “初熟之物的素祭” 是准确的。

两者的确有不同的含义,是两种不同的奉献。

前者(“起首的供物”)是人带着感激的心情,要来把自己的 “初心” 或自己认为是最好的献给 神。这个祭不是素祭。

利未记 7.13 那里的感谢祭(注意是有酵的饼),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7.13  要用有酵的饼和为感谢献的平安祭,与供物一同献上。

但 神提醒我们,即使是我们最好的,其中也是带酵的。神接受这个祭,但是这祭并不能作为素祭的一部分被放在坛上焚烧献为馨香的祭。神是何等的体谅我们,也认识我们。

但另一方面,由于人的软弱,我们会变心,神要我们时常再献上起首的供物,这是我们初心之供物,让我们认识自己,也对 神不变心。

但后者(“初熟之物的素祭” )却是素祭。这里 “初熟” 的果子,乃是人里边的基督成形,虽然还不是最后的结果,但献上的是基督的生命,是素祭,所以不能有酵。

初熟的果子是得胜者的原则。

逾越节之后的祭,五旬节的祭,和有酵的饼

稀奇的是,在利未记23章中也有 “起首的供物” (23.10)和 “初熟之物的祭” (23.17),但那里两个祭之间的关系却和第2章那里恰恰相反。

23.10 「你晓谕以色列人说:你们到了我赐给你们的地,收割庄稼的时候,要将初熟的庄稼一捆带给祭司。23.11 他要把这一捆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使你们得蒙悦纳。祭司要在安息日的次日把这捆摇一摇。

23.16  到第七个安息日的次日,共计五十天,又要将新素祭献给耶和华。

23.17  要从你们的住处取出细面伊法十分之二,加酵,烤成两个摇祭的饼,当作初熟之物献给耶和华。

在23.10中,“起首的供物”无酵。不仅无酵,其实并没有做成饼,而是庄稼的一捆,刚被割下来的。这和2.12那里同样被称为是 “起首的供物” 的祭相反。

在23.17 中,到了五旬节的 “初熟之物” 则是收割后成熟的麦子所做的饼,是加酵的。这和2.14那里的 “初熟之物的素祭” 也是相反的。那里是素祭,是无酵的,不是饼,而是烘了的禾穗子。

为什么会有这样不同的安排?

这是因为,第2章说的是个人的祭,而第23章这里说的是基督和教会的祭。 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和对照,不仅不是自相矛盾,恰恰说出 神在基督和祂的教会里的奥秘,以及我们每个人在经历上与主关系的两面性,以及 神如何调和有罪之人和圣洁教会之间的冲突。

个人的祭是平常的祭,平日的祭,而基督和教会的祭则都是一年一次的祭 (因为一年实际上代表在地上全部的时间,所以是唯一一次的祭)。

安息日之后的第一天是基督的祭。 这 “起首的供物(礼物)” 是基督自己。23.17 这里更准确是 “起首的庄稼”,或 “庄稼的开端”。 实际上,逾越节时,庄稼普遍并没有成熟,那时正是三四月份,庄稼要到五六月份才成熟正式收割,但 “起首的庄稼” 已经从地里出来并结实,是复活。 献上这捆起首庄稼的日子是安息日之后的第一天(23.15)。这和约书亚记5.10-11 那里当以色列人进到应许之地后实际所发生的正好相符。

这是主耶稣复活的日子。主耶稣就是那捆被新割下来的庄稼,升天献给 神。主耶稣复活的那天,圣灵还没有降下,教会还没有出生,庄稼还没有做成饼。这是在主耶稣里面的 “起首”,是无酵的,没有罪 (既没罪性,也没罪的行为和心思),也没有被放在面团中随时间发酵的机会(因为包括时间本身都是在 神的周密安排之中)。

“但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  哥林多前书 15.20。

到了五旬节那日,则是教会整体的祭。这里 “初熟之物的祭” 则是教会。这里的 “初熟” 和前面逾越节后的 “初熟” 不同,这里收割已经开始,他们得了麦子,并已经做成了饼。五旬节那天的祭和新约五旬节圣灵降下,教会诞生相对应。

这里所献的有几个特征:

首先要献新素祭 (23.16),这里的新素祭是单独的,没有对其内容和方式做详细解释,因为这里的素祭和前面26.13节所说的素祭是完全一样的,无需重复,但是这个素祭本身却是新鲜的,是用新麦做的。所以这里的新素祭实际上是前面“起首的供物” 的延续和成熟。前面是基督复活,这里是基督的身体。

但重要的是,需要注意到这里的素祭和下面第17节的摇祭的饼不同,是两个分开的祭(这一点在读经的人里面很容易产生混淆,因为两者上下紧紧连在一起,以为第17节是在解释16节素祭的内容)。

新素祭既然是素祭,就是不带酵的。这在利未记 2.11里有清楚的规定。这些新素祭奠祭一起,和燔祭一同献上,是馨香的火祭。

同时,这里23.18节,比较准确的翻译应该是:

“和这饼一起,又要将一岁、没有残疾的羊羔七隻、公牛犊一隻、公绵羊两隻奉上。这些是作为燔祭献给耶和华,就是作馨香的火祭献给耶和华,与素祭和奠祭同献。“ (利未记 23.18)

同样,由于这句经文的复杂关系,再加上中文翻译,很容易让人造成错觉,以为这里说的饼和素祭是同一回事,于是产生困惑,似乎这里把有酵的饼放在坛上烧了,明显和利未记2.11相矛盾。但实际上18节和16、17节呼应,这里的素祭是第16节中的新素祭,而这里的饼则是第17节里面的摇祭。18节中的 “这些” 一词是指着作为燔祭的羊羔七隻、公牛犊一隻、公绵羊,并不包括 “这饼”(摇祭的饼),也不包括素祭和奠祭。

要知道18节这句经文的重点是讲燔祭,即馨香的火祭,其他的都是与燔祭相关的祭。这个燔祭是与素祭和奠祭同献的,这是一个正常的献祭规矩,这在同一句经文里作为伴随的条件提到。同时这个燔祭也和作为摇祭的饼(在这里是加了酵的)同献,但这并没有意思说这里的摇祭的饼也是火祭的一部分,都放在坛上焚烧了。 事实并不是这样。因此这里和利未记2.11那里的明确规定是一致的。

只要加了酵,就肯定不能放到坛上焚烧(利未记 2.11)。这个原则在这里首先是一个前提,不是一个推论。但因为这里的推论的结果和原则性的前提一致,我们就感谢主,因为祂让我们明白一点祂的心意。

其次,五旬节要献摇祭。这里的摇祭有几个不同的部分,有摇祭的饼(23.17),还有赎罪祭和平安祭(23.19),这三样一同合起来作为摇祭,成为圣物归给祭司。

正如第一个安息日后次日所献的 “起首的供物” 是基督,第七个安息日后的次日即五旬节那天所献的 “初熟之物的祭” 是有关教会的。

五旬节那天,馨香的火祭(包括新素祭,奠祭和燔祭)是献在坛上的,没有酵,没有罪,是教会里面的基督。

而五旬节那天的摇祭,则见证教会在地上的生活。这是人在地上的实际。一方面是分别为圣的生活,但另一方面却有酵,这是事实。有酵,但一同献上的也有赎罪祭,也有平安祭。

这让我们不能不联想到约翰一书1.8-10!

“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我们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便是以神为说谎的,他的道也不在我们心里了。”  约翰一书1.8-10。

哦,神岂是不知道,不体谅我们的光景! 我们有什么能够躲过 神的眼睛? 但是在基督里我们的罪得赎,也得了平安。

同时要注意到,摇祭的饼并不完全都是罪。罪甚至并不是这饼的主要特征。这两个饼最重要的特征,是它们都是用初熟的麦子做的。这是基督的生命,本身是纯洁无罪的。这是基督生命的属性,今天也在教会里。只是那天所献的摇祭里,要加上酵。加了酵之后,罪被显明,就不能作为馨香的火祭献在坛上给神。

但这些都和赎罪祭一起,献给 神之后又被赐给祭司,不仅为了赎罪(靠的是基督),但也为的是要让祭司为百姓担罪(利未记 10.17)。  这是祭司与基督认同的经历。

担罪,听上去好像是处罚,但是 神的话清楚的说,这是 神给祭司的(利未记 6.17),是他们的福气。今天在新约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做 神的祭司,这是神圣的呼召,我们岂能忘记这个!

为什么是两个饼?因为一个饼代表犹太人,另一个饼则代表外邦人。摇祭是在见证层面(而素祭是在生命层面,见下)。外邦人和犹太人,虽然他们最后在基督里是合一的,但是就着两个团体来讲,他们在地上却有不同的经历和见证。以色列现今仍然处在一个不同的地位。就着福音说,他们为外邦人的缘故成了仇敌;但就着拣选说,他们为列祖的缘故仍是蒙爱的(罗马书11.28),并且到最后雅各全家都要得救 (罗马书 11.26)。

然而在基督里边,他们见证的来源却是同一个,因为两个饼都出于同样的新面。

同时,虽然各自的平安祭也体现在两只不同的羊身上,但是赎罪祭却是一个。

有酵和无酵,罪人和圣徒

同样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忘记,五旬节那天所献上的不单是摇祭,还有前面已经提到的那同时被献上的馨香的火祭,包括新素祭,奠祭和燔祭。在当日的新素祭里边并没有分成两个饼,因为素祭在生命层面,而这里并没有两种不同的生命。这里是完全属天属基督并归给 神的教会在永远里的属性。

深哉,神无限的智慧,祂在基督和基督的教会里的奥秘。祂取了我们这些罪人,明知我们是罪人,承认我们每个人在生命、经历及见证上与主关系的两面性,在基督里调和了有罪之人和圣洁教会之间的冲突。

对于罪,神既不隐藏也不姑息,总是在光中、真理之中和爱中来对付。我们与祂的关系,绝不只停留在仅仅是口里承认我们靠主宝血得赦免,而是在与主同死又同复活这条道路上,不断来到 神面前,认罪并让罪被对付,得以进入基督的完全。这是 神在整个利未记中所做的一切周密安排的神圣用意。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
On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