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和实际

这些年学到一件事,就是道理的开启虽然是必要,但却和属灵的实际不仅不是一回事,而且不小心反倒会直接带来超乎寻常的攻击和破坏。

神所要的是属灵的实际。仇敌的诡诈,恰恰在於,他可以通过人暗藏的骄傲,把最属灵的道理当成他可用的工具。

比如,殊不知,有些最强调反对尼哥拉党的聚会,最后不仅不能脱开尼哥拉党的行为,反倒成为超级尼哥拉党 (尼哥拉党就是在别人之上,居特别地位的上品基督徒阶级,启2.6, 15。)

不服在圣灵下面,不真正尊重圣灵,不尊重其他弟兄姊妹里面的基督和恩膏,太过喜爱和相信自己以为看到的亮光,则无论多正确的道理,最后带来的都是死亡,并且恰恰是自己最喜欢强调反对的那种死亡。

这是属灵的讽刺(irony),不是因为圣灵会开玩笑,而是人肉体最后的本相。

为什么那么属灵的弟兄,会为了得到并执行一张教会的蓝图而不顾一切,不顾给主身体带来极大伤害?没有人会愿意承认(甚至意识到)自己是自私的,因此都会有一个属灵的旗子遮盖。但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人想做头(head)。无论人显得多谦卑,实际还是如此。这种做头的想法未必是明显的对别人发号施令,而常常是隐藏的,虽然在表面上并不以首领的身份向别人发号施令,但实际上竭力所显明的就是自己知道 “蓝图” 而别人不知道。

然而事实是,”知道蓝图,是做头的一个基本特征。

有一个非常带有欺骗性的错觉,就是人会把看见头知道蓝图混为一谈。

教会的头(head)是基督,所以教会必须看见头。看见头的目的和结果都是顺服。看见头也能让我们心里明亮,在光中顺服,但是看见头并不是成为头的一部分,所以并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知道蓝图,无论这个人的看见有多少。只有头自己知道蓝图(如果教会的头需要蓝图的话)。

看见头(就是基督为教会的头),就听从,头会藉著圣灵托付我们一个见证。所托付的见证,可能是如此重要,会决定我们一生的价值;也会如此宝贵以至於会直达 神在基督里的心意,但托付的却不是教会的蓝图,更不是一个授权书让我们成为工头去检验判断别人。

最近读使徒行传,极其宝贵,因为看见圣灵是何等的在祂的主权里运行。使徒们和门徒们并不知道蓝图。他们就是在全心全意跟随圣灵。

从彼得,到司提反,再到保罗,他们看见了那在天上的头,并且司提反看见的甚至超过彼得,而保罗看见的,又超过司提反。但是他们却没有声称那一个人看到了蓝图,并且比别人看的更清楚。

感谢主,司提反看到了在荣耀里的基督,是头;保罗更是不仅看到了在荣耀里的基督是头,也看到了宇宙的教会是祂的身体。但如果我们把司提反的看见作为我们自认为看到教会蓝图的开端和理论基础,不是用来鼓舞自己和弟兄姊妹与头更紧密相连,而是用来证明我们是那个从司提反开始的正统而别人不是,那我们就有祸了。就是表面上突出的心意,但实际上却偏离头(甚至取代头),忘了基督身体的头永远都是基督自己,是祂自己藉著圣灵通过每个新人里面的恩膏来带领众人,来建造。

如果领受到一个属灵的亮光后,我最后所落的下场是我只是在别人面前夸耀我所得的那张印了属灵指示纸,却并没有按照圣灵的指示完成任何实质的建造,我的结局实在可悲!

我绝没有意思说,在属灵的追求上,没有上好、次好、不好之分。但那个区分,是在恩膏的带领和圣徒爱的交通中被体现,被明确,并且被再提升,不是我视为可以强夺的,更不是为了证明我是对的,别人是错的。

在同样一个属灵道理的认识中,有两种可能的光景需要我选择:或者我执著於证明别人错我对;或者我执著於见证 神对(无论是通过我还是别人)。道理上讲,哪个选择好是明显的,但实际上却要主那死在十字架的爱和复活的大能在我身上运行,才可以。

时间证明,如果我能持守主给我的那一点点,这是一个忠心良善仆人的本分,主就会悦纳,然而罪人的倾向却是人虽然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但却会非常关心别人做的是否符合自己的意思。

只求主再施怜悯,帮我在很小的事上忠心。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